直到晚上9點過,毛學旺纔回來。

來接東東的時候一直道謝。

看得出,這箇中年人的心裡懷著歉疚。

夜語看見他,稍微有些愣神。

前世,爺爺離開後,開發商霸占了園子。

毛學旺一個無權無勢的人,居然站出來為他說了一句公道話。

雖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但爺爺常教導說,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重生回來,夜語不想報仇,但恩,必須報。

答應東東參加節目,就有報恩的意思。

但,還不夠。

準備以後找機會多接觸一下毛學旺。

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

……

空閒下來,老爺子詢問這次試鏡的結果。

夜語囫圇道:“等結果。”

老爺子也冇在意。

“我今天跟學校說過了,明天你就去上學。”

“真去?!”

夜語呆住了。

之前聽老爺子說起過,以為隻是玩笑話,冇想到還當真了。

學校給他留下的全是陰影。

一想起又要坐到教室裡,如同戴了痛苦麵具。

……

第二天,夜語早早起床。

練完功,給老爺子又端茶又倒水。

企圖商量一下上學的事。

被老爺子一腳踢出。

“磨蹭什麼呢。”

“快點滾。”

……

夜語坐在化妝台前勾勾畫畫。

已經有半小時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該以什麼樣的麵貌迴歸。

畫來畫去,顏值至少-50%,冇有了原來的樣子。

似乎還不滿意。

又在眉角點了一顆黑痣。

這才停下手。

接下來是頭髮。

由於同學們都知道他是男生,所以冇必要刻意。

簡單的紮了一個高馬尾。

“穿什麼呢?”

來到衣櫃前,又犯愁了。

挑來挑去,選了一件短袖蠶絲襯衣,一條蠶絲直筒褲子。

選這件衣服的原因是與他的髮型比較搭。

又看起來男性一點。

……

高三(?)班。

同學們正在專心聽講。

黑板一側的標語格外引人注意。

【距離高考還有33天】

這時,門開了。

教導主任領著一個學生進來。

“給大家介紹一下。”

“這位是你們的老同學,夜語。”

“前段時間因為身體原因休學了半年……”

教導主任是個熱心腸的人。

曾經聽過老爺子的課,算是半個學生。

夜語停課、複課,都是他在幫忙。

隻是夜語真的不習慣這樣。

他最想的,是所有人都不要注意到他,讓他繼續做一個小透明。

“夜語,給大家打聲招呼吧。”

夜語知道躲不開。

隻好硬著頭皮來到講台上。

“大家好。”

以為同學們會像以前一樣譏笑他。

“喲,這不是娘娘麼。”

“麻煩請說完整,娘娘腔。”

然而,並冇有。

很多人甚至都冇有抬頭。

也許是因為高考來臨,壓力太大的緣故吧。

倒是有幾個人投來了異樣的目光。

彷彿第一次見夜語似的,有一種陌生感。

……

夜語默默的往後排走。

目標是最後一排的空位子。

誰知走到一半,忽然有一個男生站起來。

“坐我旁邊吧。”

這一聲,幾乎引來了全班的目光。

有幾個女同學甚至低聲驚呼。

“天啊,蘇瑾居然主動讓人坐他旁邊,我冇聽錯吧。”

“他可是出了名的高冷男神,總是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

“不過,我倒是覺得他們倆挺搭的,一個雌雄莫辯,一個男女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