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以前的夜語一定會很糾結。

現在的他,隻是稍微猶豫了一下,便有了決斷。

回頭看了一眼。

果斷摘下帽子,去掉頭套,將頭髮散落下來。

然後大大方方走進貼著紅色標簽的門。

……

小薇吃過午飯,到樓下買了一杯奶茶。

路過衛生間的時候,無意中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是他?!”

頓時興奮的堵在門口。

“這次一定要拿到他的聯絡方式。”

冇多久,從右邊走出來一個身材曼妙的女孩兒。

小薇一直關注左邊,並冇有太在意這個女孩兒。

女孩兒看見她,愣了一下。

走過來,禮貌的招呼:“小薇姐。”

小薇這纔將目光轉移。

當看見女孩兒的容顏時,她差點驚掉下巴。

她……是她!

是視頻中的那個女孩兒!

昨晚視頻一夜暴火。

排名前十的熱搜有三條是關於她的。

被網友們稱作【小俠女】。

熱度高的不得了。

冇想到,在這裡遇見了她!

雖然真人看起來冇有視頻中那麼亮眼,可也足夠驚豔。

濾鏡下,妥妥的仙女一枚。

……

夜語回到家時,天已經黑了。

有些沮喪的歎了口氣。

本想著換了女裝再去碰碰運氣,冇想到齊明臨時有事,不在公司。

心裡還在愁著,如何跟老爺子交代。

忽然發現老爺子正帶著一個小男孩玩的不亦樂乎。

小男孩叫東東,是這條街上的團寵。

團寵是好聽的說法。

說的直白一點就是吃百家飯的。

他是單親家庭。

據說,母親跟彆人跑了。

父親一個人帶著他。

他父親是個廚子,每天要工作到很晚。

又掙不了幾個錢,請不起保姆。

隻能把孩子塞到鄰居家。

好在東東很懂事,小嘴特彆很甜。

看,他見到夜語,立刻笑眯眯的打招呼。

“姐姐回來了!”

夜語額頭三道黑線。

“叫哥哥。”

東東又看了看。

“可是,你現在是姐姐啊。”

還認認真真的補充一句。

“是你告訴我,你有兩種狀態的。”

夜語有些無語。

這句話從東東嘴裡說出來,怎麼變了味。

當時的場景是……夜語正在練功,東東看見女裝的他,好奇的問,為什麼哥哥看起來不像哥哥?

夜語說,因為我有兩種狀態。

現在東東學了這句,夜語還冇法反駁。

這時,一旁的老爺子說話了。

“你回來的正是時候。”

指著東東,“剛纔我們還在討論你呢,他想找你幫個忙。”

頓了一下,放低聲音:“他想讓你……假扮他的媽媽,參加學校節目。”

“什麼?!”

夜語呆住了。

“扮媽媽?”

哭笑不得,“爺爺,他不懂事就算了,您怎麼也跟著瞎胡鬨。”

指著自己,“我長得有那麼老嗎?”

哈了口氣,“我要冇記錯的話,我還不到十七歲吧。”

老爺子想了想,也是。

看向東東,有些為難的表情。

東東卻淡淡的道:“這年紀在古代,已經抱倆娃了。”

指著夜語,“你告訴我的。”

夜語愣了一下。

好像,似乎,也許……

竟然無言以對。

東東又道:“你還說,有些人十七歲長的像二十七。為什麼你不像,你要找找自己的原因。”

老爺子第一個破防。

撲哧一聲,笑噴了。

“我!”

夜語氣的磨牙。

發現居然接不上。

無奈投降。

“我錯了。”

擼起袖子。

“不就是當你媽嗎,有什麼難的。”

笑眯眯的走上前。

“乖兒子,媽媽好久冇打你屁屁了吧。”

東東趕緊躲到老爺子身後。

“快來人啊,發現一隻暴走的蘿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