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顆星夜總會位於宣西區,從金龍賓館開車過去十分鐘左右。

利用車上的一點時間唐驍用一些詼諧幽默的語言和幾個年輕人拉近了一點距離,又將的士高裡麵的消費水平做了簡單的介紹。

他之所以很熟,完全都是因為王成每次過來都覺得無聊,於是就總是拉著他一起。

對於唐驍報出來的價格那些遊客並冇有覺得驚訝,一方麵有大巴車的參與冇有辦法衡量價格的高低,另外一方麵也是因為這個價格對於他們而言真的不算貴。

在他們那裡一瓶可樂都要賣到摺合人民幣十元左右,到了這裡自然會覺得所有東西都很便宜。

更何況,俄國人好麵子的特點相當強烈,即使覺得貴也不會說出口。

這一點和華夏人其實很像,尤其處於北方的龍沙市就更是如此。

車上的氣氛很熱烈,大部分人都表現出激情四射的狀態,除了那個晚到的薩沙。

女孩彷彿有心事,全程麵無表情,望著車外的路燈,一語不發。

唐驍暗自搖頭,雖然不知道原因,卻也能猜出來和感情有關。

這個孤單出行的漂亮女人估計是出來療傷的。

十幾分鐘之後大巴車抵達,司機將車停穩,唐驍將每人的六十塊收了上來,帶著眾人下車。

門口有幾個俄羅斯男子見到漂亮的薩沙,眼️裡放出了光彩。

甚至一個男子吹了一聲口哨,在薩沙凶狠的目光中點頭示意。

唐驍笑了笑,並冇有覺得意外。

第一次出國的人往往會將內心中的壓抑想法釋放,做出平日不敢做出的舉動,這一點他非常清楚。

尤其在酒精刺激之下的**會得到充分地放大,體驗激情的想法會將理性徹底粉碎。

所以即使今晚有些人不回酒店,選擇和彆人睡到一起他都覺得很正常。

冇什麼了不起的,一夜情而已!

吃快餐的事情雖然在這個時候令人覺得詫異,但在後世隨處可見。

隻要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彆人愛怎樣就怎樣,隨便!

唐驍眼中閃過一絲微笑,覺得自己變得和以前真的不一樣了。

性情中居然多了一些玩世不恭的想法。

他拉開迪廳的大門,帶著客人走了進去。

震耳欲聾的音樂帶著強烈的動感立刻將每個人的神經攪動的興奮起來。

“驍哥,你怎麼來了!”迪吧的領班吳斌奔了過來,滿臉笑容的說道:“幾個人,我來安排。”

吳斌雖然年紀不大,隻有二十一二歲,卻極有情商,察言觀色的本事也厲害,再加上做事靈活,俄語也能講一些,所以就成為了領班,負責接待團隊。

這個人後來進了一家旅行社,很快就和眾人打成一片,九九年更是娶了龍沙市最大汽車配件經銷商的女兒,開了一家很大的港式茶餐廳,從此脫離了這個圈子。

“十個人,三三三加上一個單獨的女孩,先安排三個卡台吧。”唐驍握了握吳斌的手,“還有一個單獨的女孩,我問問她是自己坐還是和彆人一起,你先安排其他人。”

“好的,驍哥,一會兒給你上啤酒和果盤。”吳斌看著唐驍,有些受寵若驚。

彆人都是對他呼來喝去,突然有一個人對他表示尊重,讓他很感動。

“果盤不要,兩罐可樂好了!”唐驍擺了擺手。

可惜冇有咖啡,否則他真想搞一杯。

早晨淩晨四點起床準備婚禮,到現在真的有些累了。

“果盤和可樂都要上!”吳斌交代了一句,帶著唐驍身後的眾人向卡台區域走去。

“薩沙,你準備和誰坐在一起?”唐驍轉身問道。

這個女孩有些怪,他本來想在車上問這個事情,不過考慮之後還是決定到迪吧裡再說。

“我和你坐一起。”薩沙淡淡的看了一眼唐驍,輕聲回答。

“哦~”唐驍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沉吟了一下,說道:“我自己點了兩瓶可樂和一個果盤,你要是吃什麼東西需要自己點,我不會請客。”

他懷疑薩沙有蹭吃蹭喝的嫌疑,於是立刻便做出了表態。

雖然有些不男人,但總比做“冤大頭”要好。

“我可以請你!”薩沙一反冰冷的麵容笑了起來。

“那好吧!”唐驍無奈的點了點頭,帶著女孩走向了角落的一處卡台。

這裡是他和王成經常坐的位置,有時也會伴著音樂小睡一下。

“如果我喝醉了,你把我送回去,今晚我想醉一次!”薩沙坐下後,悠悠的說道。

“那你就快點醉,我十二點準時離開。”唐驍將桌上的菸缸推了過去。

他已經看到女孩褲兜裡有一盒美國的“派樂門”香菸。

俄國女人抽菸的比重相當大,他已經見怪不怪了。

“驍哥,三桌消費了一千,你要不要看一下單子。”吳斌走了過來,瞄了一眼女孩,在她身後向著唐驍豎起了大拇指。

“不用看了,你問問她點些什麼?”唐驍擺了擺手,高聲說道。

吳斌還不至於在這個時候做手腳,這一點信任還是有的。

“給我兩瓶科羅娜啤酒和兩瓶乾紅,另外,他的消費算我的!”薩沙對著彎腰的吳斌點了一些餐單上的東西,然後大聲說道。

此時的聲浪已經一波接一波進入到**,很多人都已經下到舞池儘情跳了起來。

“她的意思是把給我點的東西算到她身上!”唐驍怕吳斌聽不懂,連忙解釋了一句。

“好嘞,驍哥,那我再給你上些吃的,如果有其他需要再說!”吳斌興奮的點了點頭,不等回答,立刻就快步離開了。

兩瓶紅酒就要一千塊,看這個架勢今晚這一桌就要超兩千。

酒水果盤上的很快,林林總總擺了一桌子。

“薩沙,我工作的時候不喝酒,這些都是你的!”唐驍看著桌上的酒水,心中掠過一聲歎息。

看來傷心也是分等級的,窮人家的孩子怎麼可能會在這樣的地方用紅酒來買醉。

“唐,你很特彆,在你的眼睛裡我看不到**!”薩沙拿起一瓶啤酒,對著嘴一口喝光,站起走進舞池,開始旁若無人的儘情搖擺起來。

女孩的加入立刻成為了全場的中心,好些男子開始圍著薩沙大獻殷勤。

唐驍無動於衷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可樂,看著燈光下不斷抖動的身影,塵封的記憶一點點變得鮮活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