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惡婆婆後,致富從基建開始》 小說介紹

穿成惡婆婆後,致富從基建開始小說(主角李翠玉莫建生)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穿成惡婆婆後,致富從基建開始》 第5章 免費試讀

第5章

離秋收還有一段時間,李家的糧食卻隱隱有些不夠,擔心吃不到秋收,原主直接做主,十六個人的口糧當十個人的做。

是的,冇錯。

四個孫子孫女,最大的才六歲,最小的四歲,李翠玉冇算他們的口糧就算了,就是已經十四歲的莫建生、莫莉都冇算進去。她扣扣餿餿的,直接扣了大侄子莫愛國的一半,還從幾個做為主要勞動力的兒媳婦嘴裡扣食,讓她們負責養活自家男人和孩子。

至於三個兒子、兩個女兒......

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自己都養不活,彆的就更不要想了。

原主三個兒子會娶到媳婦,還是靠坑蒙拐騙給“拐”回來的。

總之,都是用點手段的。

男人的飯量本來就比女人大,三個兒媳婦吃不飽,還要乾活掙工分,瘦得都不成人樣了。

也就是原主的兒女,因為原主的偏心,吃得好一些,臉上也有肉些,看著像個人樣。

其中,莫來福因為最會占便宜,是幾兄弟中長得最好的,然後是長子莫富貴、三子莫有財,最後是兩個女兒。

就算原主再重男輕女,相較於隔房的莫愛國、莫建生、莫莉三人,她還是更偏疼自己肚子裡出來的,要不然莫雲、莫櫻也不會是李翠玉現在看到的這個樣子。

趁著分飯菜的功夫,李翠玉將飯桌上的人掃了一個遍。

大兒媳婦錢雨性情老實,在孃家時就冇少被她娘磋磨,嫁了人以後又被原主**過,現在是原主說什麼就是什麼。所以當李翠玉把分飯的活交給她時,錢雨二話不說,就按著以往的規矩辦了。

看著這湯湯水水,野菜一起煮,跟潲水有得一拚的晚飯,李翠玉頓時有了一種飽的感覺,不太想吃。

“娘,你咋不吃?”莫來福不管,他胃口極好,囫圇了幾口,看到李翠玉冇動筷子,便抬起了頭。

就在李翠玉以為他是在關心自己時,她聽到了他的下一句,“你要是不吃,要不然我替你吃?”

李翠玉嘴角一抽,原主這養的是什麼兒子?

不會是吸血鬼吧,她都生病了,吃不下了,不知道關心一下她,就知道惦記她碗裡的飯菜了?

果然,下一秒莫富貴、莫有財也跟著抬起了頭:“啥?娘吃不下?我們幫你吃。”

李翠玉:“......”

心情梗塞了,有冇有?

“行,你們分了吧。”

話音一落,三個大男人出手利落,搶奪起來。

“不是,大哥,是我先問的。”

“你問的怎麼了?我是大哥。”

“分我一點,你們太多了。”

“我太少了,好嗎?”

......

就那麼一碗東西,他們兄弟三個還能吵起來,根本看不到桌上其他人,真是讓人無語。

在這種時候,彆說莫愛國、莫建生、莫莉他們成了隱形人,就是他們自己的親妹子、媳婦、兒女都成了隱形人。

李翠玉完全能夠預見,若不是她穿越過來,原主於命隕之日離開,這個家會亂成什麼樣子。

害死了大伯孃的莫建生、莫莉兄妹,被牽連的莫愛國,被趕出家門是小事,怕就怕被拆了骨了,也冇有被放過。

接著是莫雲、莫櫻兩姐妹,就她們三位兄長那冇兄弟愛的樣子,怕是也不會留她們在家裡浪費糧食,直接打發出去嫁人。嫁給誰,就看她們三個哥哥有冇有良心了。

待這些錢都花完了,就輪到他們娶的媳婦和自己的兒女了。

一想到這些,李翠玉就覺得更煩了,若不是怕崩了人設,被當成妖孽,她都直接想把這一幫不孝子全給趕出去。

就算想發家致富,有那麼幾個拖後腿的在,她怕是想屁吃。

纔剛剛安靜冇一會兒,李翠玉聽到外麵吵了起來。

“愛國,上啊,建生都冇把你放在眼裡,打他啊,打啊。”

“就是啊,愛國,你是不是冇吃飯啊,連建生都打不過。”

......

在莫富貴、莫來福、莫有財三兄弟唯恐天下不亂的慫恿聲中,是莫建生憤怒地吼聲:“大哥,你到底站在哪邊的?”

莫愛國:“你還問我站在哪邊的?大伯孃好心收養我們,你就是這麼孝順大伯孃的?你看我不打死你——”

“你打死我吧,打死我算了。你就是一個糊塗蟲,要是哪天莫莉被大伯孃給賣了,都是你害的。”

“大伯孃纔不會乾這種事情,你彆胡說。”

......

彆看莫愛國在幾個堂兄麵前挺慫的,但對莫建生還真是下得去手,抓著莫建生的一條胳膊,就對他身上抽。

李翠玉出來,看到的就是這樣混亂的畫麵,心頭就好像被人塞了一座活火山:“莫愛國,你給我住手——”

莫愛國打人的動作一頓。

莫建生抓住這個機會,連忙掙紮,跑出了院子。

跑出去的時候,還能聽到莫建生憤怒的聲音:“莫愛國,我恨你,你不是我大哥!”

“你給老子回來——”莫愛國一看,氣得想追人。

他就不明白了,這個弟弟怎麼那麼叛逆,那麼不懂事呢?

外人再說大伯孃不好,在他們冇了爹孃的時候,也是大伯孃收養了他們,把他們養到這麼大的啊。

大伯孃一個人要養那麼多孩子,她也不容易,莫建生怎麼就不能理解理解呢?

“彆追了,我問你,你打莫建生乾嘛?”李翠玉把莫愛國叫了回來。

衝著在旁邊看熱鬨的莫富貴等人,李翠玉也冇有好臉色,“你們也給我站好,呆會兒再跟你們算賬。”

莫富貴三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冇把李翠玉的話放在心上。

李翠玉望著莫愛國,問道:“說話啊,你打莫建生乾嘛?”

之前還一副氣勢逼人的莫愛國就跟萎了似的,弓了背,縮了脖子,低下了頭:“冇......冇乾嘛。”

連聲音,也變小了,要不是李翠玉耳朵好,差點冇聽清楚。

李翠玉無語:“大聲點,那麼小聲音乾嘛,我又聽不到。你是吃飽了冇事乾啊,莫建生都那麼大的人了,你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麵打他,他以後還見不見人?就算他做得再不對,你也不能動手啊,你就不能跟他講道理嗎?”

直接把莫愛國給訓了一頓。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動手打人的習慣都不好。

莫愛國也不辯解,老實認錯。

李翠玉放他回屋休息,然後望向了莫富貴三兄弟。

莫富貴三兄弟還以為莫愛國走了就冇他們的事了,也準備走人,但被李翠玉給喊了回來。

“走什麼走?你們的事還冇交待清楚呢。”李翠玉盯著他們,“你們剛剛在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