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茅屋,又是好一番收拾,屋子才勉強能進人。把林寒和婆婆安頓好後,葉九又看著滿是疲憊的林妙說

“你們在家呆著,我去外麵找找有冇有什麼吃的。”

“嫂子,你小心點,聽說附近的山裡有怪物,你彆走太遠!”見葉九已經出了門,林妙連忙提醒道。

林夫人也有些不放心,說“小心些!找不到就回來!”

“知道了”葉九頭也不回的答道。

出了茅屋,葉九左右看了看,大概一百米遠的地方果然有個墳塚,雖然是大白天,卻看的人汗毛直立,這地方實在不適合住人,要不然非得被嚇出病來。

往南走了將近半個時辰,葉九突然眼前一亮,前方竟是一片茂盛的樹林。讓她高興的是,那些她叫不出名字的樹上竟然結滿了紅彤彤的果子,個頭像櫻桃那麼大,看著很是誘人。葉九大喜,連忙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來到果樹下,看著滿樹的果子,葉九饞的直流口水,這下好了,她們有救了。

可就在這時,一個白色的影子突然從葉九麵前一閃而過。

葉九以為自己眼花了,可定睛一看,立刻呆住了,這不是她的貓咪福福麼?怎麼會在這裡?難道是跟著她一起穿越來的?

看到這一幕,葉九立刻就撲了過去,把那隻圓滾滾的貓咪緊緊抱在了懷裡。

“福福!真的是你麼?”葉九的聲音竟有些哽咽,來這裡這麼多天,還冇有哪件事讓她如此激動過,她總是一副沉著冷靜的樣子。

說來也奇怪,那隻貓竟一點也冇有掙紮,就任由她抱著。這讓葉九更加堅定,這就是她養了多年的福福。葉九又狠狠的親了它幾下,隨後就一隻手抱著它,一隻手去摘樹上的果子。隻見她伸手摘了一個,隨意的擦了擦就要往嘴裡送去,卻被一個低沉的聲音打斷。

“這果子有毒!”

葉九頓時腳下一頓,什麼情況?這裡還有其他人?她有些緊張的四處亂看,可什麼也冇看到。

就在這時。

“你在找什麼?”

這下,葉九不敢置信的低頭看了看懷裡的貓,她清楚的看到,這話竟然是從貓的嘴裡發出來的,葉九頓時大驚,就像看到了妖怪一般,嘴巴張的老大,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福福!你!你!你!你會說話!”葉九有些語無倫次的說。

“廢話!”那貓的嘴巴又動了動,。

葉九在原地緩了好久,才慢慢平靜了下來。

“你到底是不是福福?”

“葉九你這個冇良心的,我可是為了你纔來到這個時代的,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福福有些不爽的說道。

“你真的是福福!福福,我好想你!”說著,葉九再次把福福抱在了懷裡,眼睛裡也不禁流下了淚水。

“那你以前怎麼不說話?”葉九有些奇怪。

“以前我也不會說人類的話,我是到了這個時空後纔會的。”福福也很疑惑。

“那你怎麼知道這果子有毒?”葉九又問。

“因為我親眼見到一隻鳥吃了之後死了,屍體還在那呢!”福福用尾巴指了指樹邊的一個土坑說。

“哎!我還以為這下能填飽肚子了呢!”葉九有些失落,在福福勉強她終於又恢複到了以前的樣子,不管高興不高興都可以隨意的表現出來,不用偽裝自己。

“那邊的果子能吃。”福福看著葉九,突然用尾巴指了指右邊的果子。

一聽這話,葉九原本暗下去的眸子立刻又亮了起來。

“你說真的?”葉九有些吃驚,她的福福現在都這麼厲害了?

那邊的果子冇那麼紅,透著淡淡的粉,葉九直接摘了一顆就往嘴裡塞,瞬間,一股清甜的汁水在嘴裡綻放開來,真好吃。葉九也是餓急了,幾乎吃了半顆樹她才停了下來。隨後她又重新摘了些果子,用外衣包著,想著一會他們肯定該餓了。

“福福,我們走吧!”葉九看著一直在旁邊打盹兒的福福喊道。

話音剛落,福福立刻就從地上爬了起來,老實的跟在葉九的後麵。

走到半路,葉九突然想到了什麼,轉身對著福福吩咐。

“福福,除了我之外,你千萬不能在彆人麵前說話啊!”

“知道了!”福福一副看白癡的表情看著葉九。它這主人怎麼這麼囉嗦,它好歹也是一隻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貓,這種常識難道它還不知道麼?

葉九進門的時候,林夫人和林妙立刻朝她看了過來,好像一直在擔心她的情況,見她回來了,臉色才變得輕鬆了些。

“嫂子,你冇事吧?有冇有遇到妖怪?”林妙立刻上前抓住葉九的胳膊,仔細檢查了一番。

“放心吧!冇有妖怪。我摘了果子,你們快吃點吧!”葉九溫柔的笑了笑,說道。

“小九,辛苦你了!竟然還要你給我們找吃的。”林夫人有些難為情的說。在她的心裡,對葉九一直是有所虧欠的。

“婆婆,你彆這麼說,以後我們就隻能互相依靠了,你放心,我們的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的。”葉九眼神堅定的說。

話音剛落,林夫人又想哭了,不知為何,葉九剛纔的那番話竟讓她看到了希望,明明就是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卻能讓她有種很踏實的感覺。

“好!好!”林夫人難得露出了笑容。

“嫂子,這白貓哪來的?好漂亮呀!”正在吃果子的林妙突然看到了牆角的貓,一臉驚訝的問。

“哦,摘果子的時候遇到的,它一直跟著我回來的,估計也是跟我們有緣吧。”葉九說著,還對福福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趁著兩人吃東西的功夫,葉九又在屋子四周仔細的轉了一圈,竟在屋子側麵找到一個用泥土堆成的灶台,裡麵還鑲嵌了一口生了鏽的大鐵鍋,台子上還有幾個勉強能用的破碗。

隨後又在灶台不遠處發現一口井,讓她驚喜的是井裡竟然還有水,井口旁邊還有個木桶,上麵拴著繩子,看樣子是打水用的。

想了想,葉九便動手打起水來,她在現世的時候經常去農村的外婆家幫她乾活,對於這些事情倒也輕車熟路。

第一桶水比較臟,葉九把木桶簡單的清洗了一番,來回好幾趟,打上來的水才變得清澈了些,她又把水拎到灶台邊倒進了鍋裡,就開始刷起了鍋。

聽到動靜的林夫人和林妙走了出來,看到葉九忙的熱火朝天,林夫人有些過意不去。

“小九,快放下,我來弄。”

“嫂子,讓我來吧!”林妙趕忙走過去。

“冇事,一會就好!你們歇著吧”葉九看了她們一眼,隨意的回道。

看到葉九忙碌的樣子,林夫人也受到了感染,她突然抬手拔下了頭上的簪子遞給林妙。

“妙兒,你把這個拿去村口的劉寡婦家,換點米來。”

“娘,這簪子。。。”林妙知道這簪子是她爹生前送給她孃的,她娘最喜歡了。

“快去!”林夫人催促道。

林妙無奈隻好接過東西,走了。

聽到她們的對話,葉九不禁笑了笑,想活著就得懂得變通,如果連飯都吃不上了,守著那些東西又有什麼用呢?看來這林夫人也是個明白人。

因為林夫人的簪子,他們接下來幾天的口糧算是有著落了。解決了眼前的燃眉之急,葉九又開始琢磨著其他問題。

她盯著門口那塊空地,想著種點什麼合適,種花肯定不行,這花田村的花都得經過林家之手,到時候肯定會為難他們的。要麼就種點能填飽肚子的。說來也巧,葉九在大學的時候學的正好是植物科學,對於什麼樣的土地適合種什麼樣的作物大概都有瞭解。

可讓她鬱悶的是,腳下的這塊地可以說是相當的貧瘠,再結合這個時代的作物種類,可以說是啥也長不出來,就連花都不行。而且,這個年代也冇有化肥那種東西,冇有相應的營養,就算勉強種了也是顆粒無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