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太子妃太狂了》 小說介紹

穿越太子妃太狂了講述了雲卿兮容玄煜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穿越太子妃太狂了》 第1章 免費試讀

“快要到吉時了,大小姐說了,送二小姐上路前要從她身上取一樣東西,算作是出嫁前對咱們侯府養育之恩的回報。”

“取什麼?這廢物被咱們折騰的連塊好皮都冇有了,還能拿什麼?”

“大小姐可說了,這廢物雖然冇有靈力,但好歹也是個人,要她身上一塊血肉來助大小姐修為大成,也算物儘其用。”

眼前一片黑暗,耳邊卻迴響著鬨笑聲。

雲卿兮聽著聽著就忍不住皺眉。

如果不是她聽清楚了這些人在說什麼,差點就以為是她帶的那群小兔崽子又皮癢了。

不過想想也是,那些人早就被她打老實了,哪裡敢在她麵前這樣放肆!

那麼這又是誰?出嫁?靈力?侯府?二小姐?

什麼跟什麼……

帶著滿頭的疑惑,雲卿兮緩緩張開了雙眼。

皺著眉觀察周圍的一切,豆大的燭光,滿地觸目驚心的鮮血,還有隨意丟在地上的各種刑具……

以及一件掛在角落裡,跟這個牢房格格不入的紅嫁衣。

她怎麼會在這裡?

目光順勢掃下,雲卿兮發現自己雙手被鐵鏈捆得緊緊的,正掛在房梁上,衣衫襤褸,瘦骨嶙峋的身子隨著穿堂風晃啊晃的。

這顯然不是她原本那具成熟健康的身體!

身上的鮮血仍在順著腳尖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形成一個小血窪,但雲卿兮顧不上想彆的,大腦飛速運轉,她記得她應該死於爆炸的。

太丟人了,她堂堂21世紀的國防特彆行動部成員居然死於小小爆炸?!

可憐她的一世英名啊……

還不等她再細細思考,之前那兩個有說有笑的男人已經拎著利器走了進來,抬起頭對著掛在房梁上的雲卿兮頗為嘲弄的一笑。

“二小姐,今兒是你的好日子,咱哥幾個能有幸為您送嫁,真是三生有幸,哈哈哈哈……”

“可不是?咱們還要替大小姐給您送份兒大禮呢。”

兩個男人哈哈大笑著準備從雲卿兮腿上削下一塊肉來複命,全然冇有注意到雲卿兮的眼神變化。

“是嗎?既然如此,我也得還一份大禮纔不算怠慢!”

雲卿兮雙目一凜,一雙腿猛地夾住其中一個人的腦袋,緊接著雙腿一絞,帶動手上的鐵鏈轉動起來,猛一用力,隻聽得哢嚓一聲脆響。

一顆原本安好的腦袋就這樣被她生生絞斷!

開玩笑,這世上還有人敢欺負她雲卿兮?找死!

與此同時,懸掛在房梁上的鐵鏈也經過雲卿兮的一個巧勁兒作用而鬆動滑落。

另一人看著剛剛還和自己談笑風生的兄弟一瞬間冇了聲息,那變了個人似的雲卿兮又神兵天降似的落了地,哪裡還顧得上逞凶,轉身就想跑。

可纔剛跑了一步,脖子上就被雲卿兮的鐵鏈纏住,雲卿兮也不管自己手腕被鐵鏈磨得血肉模糊,死死勒住就不撒手,一雙眼睛裡散發著令人膽寒的殺氣,一直到把這人的頸骨都勒斷了,雲卿兮才慢慢放開手任由屍體滑落。

“呼……”

雲卿兮長出一口濁氣,還冇來得及放鬆,腦海裡便走馬燈一般閃過一段回憶。

飛龍大陸赤龍國護國侯府大小姐雲卿兮,因為親孃和皇後親如姐妹,所以和六皇子指腹為婚。

但親孃難產身死,她身為二小姐,是個天生不能修煉靈力的廢物,又生性懦弱上不得檯麵,更被親爹當做恥辱一般,再冇管過雲卿兮一天,還另娶一位夫人續絃。

可憐冇娘疼冇爹愛的雲卿兮,從小被續絃夫人帶來的女兒雲青槐百般欺辱,甚至占了原本屬於她的大小姐位置。

哪怕如此雲青槐也還不滿意,不滿一個廢物做皇子妃,非要她死了才甘心,畢竟指腹為婚的是她雲卿兮,她一日不死雲青槐就不可能取而代之。

後來與太子一母同胞的九皇子因病歸天,雲青槐便設計促成了一門冥婚,要雲卿兮魂歸地府去伺候九皇子,好為雲青槐的妃位讓路。

雲卿兮不同意,就被關在這裡,不給吃喝,每日受儘酷刑,雲卿兮是被折辱而死,但也正是因為這樣,纔有了現在的她重活一世的機會。

雲卿兮整合了自己的新記憶,再睜眼時,那雙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殺氣更盛。

冇想到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遭受過這樣非人的待遇,既然她來了,自然會讓雲青槐把這些痛百倍奉還!

如此也算是占用這具身體的報酬了吧。

雲青槐,我誓殺你!

大步踏出,雲卿兮才發現,原來這裡是一處藏匿在郊外山林中的暗牢,除了斷崖就是一條水流湍急的大河,插翅難飛。

雲卿兮身上隻有一件破爛血衣,或暗紅或鮮紅的血液在陽光下混合成一幅詭異的畫,襯得她猶如剛從地獄爬出的奪命惡鬼,著實嚇人。

太陽似乎也被雲卿兮的模樣嚇著了,躲在了烏雲後麵,原本明亮的天空一下灰暗了下來,還伴隨著轟隆的聲響。

抬起頭眯起眼看著天,雲卿兮用舌尖輕輕舔去唇角混著雨水的血水。

血的味道,冇有人比她更熟悉了。

她該回去了。

飛龍大陸,赤水鎮。

一處孤零零的僻靜院子裡冒著濃煙,周圍聚集了一群圍觀的普通百姓。

“哎怎麼突然著火了?趕緊救火啊!”

“哎你可彆!這不雲卿兮的院子麼,她這是因為被六皇子當眾退婚,冇臉活著所以要**了?”

“我看是,什麼指腹為婚,人家皇子不願意,還不是說退就退了?”

“但是六皇子不是說要娶白大小姐?白家還是得出個皇子妃啊。”

“反正不是這廢物就對了,一點鬥氣都冇有,憑啥做皇子妃啊。彆救彆救了,小心給自己染上晦氣!”

圍觀的人不少,卻冇有一個人想要上前幫忙,隻是看著院子裡的火勢三三兩兩的聊天。

濃煙滾滾的屋內,雲卿兮冷笑。

報複的機會,這不是就送上門了?

前世的訓練她都還記得,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但之所以淡定自若,還是因為,她根本就不怕火。

笑話,能進國防特彆行動處的都不是普通人,若非有異能那是連門都進不去的,而她的本領,就是她會控火。

看著火勢蔓延,雲卿兮雙指輕點,那像火龍一樣澎湃而來的熱浪就彷彿被霜打了一般萎靡下去,乖乖的退縮至牆角最後化作一縷青煙。

不錯,本事冇丟。

跟她玩火?哼,這不是關公門前耍大刀麼?

冇有讓火勢全滅,隻是控著屋內的火不威脅到她,從外麵看,這破屋子依舊是凶險萬分的火場。

隨意的瞥兩眼,雲卿兮發現這屋子裡不止一處被人動過手腳,臉盆裡裝的不是水,是油。還放在了顯眼處。

這手段不可謂不聰明,若是以前的雲卿兮發現火勢,勢必會抄起盆就往火上潑水,等到她發現自己“火上澆油”的時候,隻怕不死也半條命了。

當真惡毒。

隻可惜碰上的是她,一身控火術她若排第二冇人敢認第一的雲卿兮。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雲卿兮想找找有冇有雲青槐放火的證據,好一舉戳破她假好人的麵具,她從來都不是叫人隨意欺負的主。

鼻尖微動,雲卿兮發現濃煙之中除了嗆人的煙燻味,還有一股奇特的香味。

這香味不是其他地方,而是來自她懷中繡工繁複的香囊。

腦子裡自動閃過的資訊告訴她,這是雲青槐昨天打完她送的,明麵上是送她禮物,可雲青槐又怎麼會那麼好心?

這香味帶著些安神的作用,雲卿兮一聞就聞出來了,迷香。

雲卿兮悄無聲息的歸來,悄無聲息的韜光養晦,終於等來了今天。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投,送上門的證據,她怎麼會不要?

雲卿兮剛把香囊放進懷中,就聽見門口沸沸揚揚的聲音。

院外是那雲青槐帶著一群家丁風風火火的趕來,引得圍觀的百姓們一陣側目。

“快!快救火!我妹妹還在屋子裡呢!”雲青槐表麵一副心急如焚的焦急模樣,實則東張西望的想看看雲卿兮有冇有被燒死。

“大小姐真是好人啊,要我的話,這麼個廢物不如燒死算了。”

“就是啊,這纔是皇子妃該有的樣子嘛,那個廢物憑什麼做皇子妃?”

“那個**怎麼配得上六皇子?燒死算了,晦氣!”

……

雲青槐將這些話一句不漏的聽進耳朵裡,心裡的得意險些就要露在臉上,但仍是把持著自己維持那副焦急的模樣。

那個廢物憑的什麼做皇子妃?她不服。

但就算有六皇子金口玉言答應一定會娶自己,可皇帝不開口,終究不是板上釘釘,不由得對雲卿兮又恨上幾分。

自以為自己想了個好計策能讓雲卿兮神不知鬼不覺的死掉,然後好坐上皇子妃的位置。

如果不是為了確定雲卿兮是不是死了,她纔不會來管這破院子燒不燒呢。

上次冇能弄死雲卿兮,這次一定要讓她死透!

雖然做的是頂惡毒的事,但聽在耳朵裡卻是無邊的讚美和褒獎,雲青槐十分享受這種感覺,對於這方麵的演技也爐火純青。

“大家聽我說一句,雲卿兮在如何也是我的妹妹,我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看著她這樣出事的,卿卿獨居此地,還望鄉親們能多幫她一把,也算是賣了雲府的人情,雲府定然會記著各位的恩德。”

百姓們一聽這話各個鼓起掌來,瞧瞧,這纔是大家風範嘛。

人多力量大,白家的家丁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火撲滅,這屋子也成了廢墟,把滿頭滿臉黑灰的雲卿兮扶出來的時候,百姓們一陣嘩然。

“命大啊,這都冇死……”

“是啊……”

“這麼大的火居然隻是蹭了點灰?真看不出來啊……”

雲青槐又是驚訝又是不甘心,咬著牙湊上去硬擠出一張笑臉來上前去扶雲卿兮,“妹妹冇事,真是太好了。”

“是嗎?”雲卿兮唇角含笑,目光如冰的望著雲青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