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心王爺寵妃太過火》是作者楊家有女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精彩的小說。一起來看下吧:...

攙扶之下,蕭知畫那身子顯得越發嬌貴,白皙勾勒出纖細單薄的身形,步伐小小、頗有要隨風而倒的孱弱感。

婢女抬頭,見秦野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跟冇看見似的,不免暗氣。

王妃眼瞎,都不知道來迎接一下?

“王妃姐姐~”蕭知畫走來,見秦野吃著包子,住所破舊,登時心疼的眼眶都紅了,“你怎麼住在這種地方,這種地方哪是人住的……”

“等我回去後,一定要跟辰說說。”

那語氣,那字句,彷彿她纔是這座府邸的女主人,而秦野隻是一個鄉野丫頭。

秦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咬了一口包子,“你來乾嘛?”

這女人出現,準冇安好心。

以前,這具身體原主人深愛辰王,而隻要蕭知畫一出現,紅一下眼眶、扁一下嘴巴,或掉半滴眼淚,她不是被踹飛就是被暴揍一頓。

事後,這女人還故作關心的模樣。

人設標簽:白蓮花。

蕭知畫柔聲道:“妹妹昨日剛進府,按照規矩是來給姐姐請安的。”

秦野抬頭,左右瞥瞥:“空手來的?”

蕭知畫怔了一下,忽而嬌羞低下頭:“是妹妹的疏忽,昨晚實在是王爺折騰的太晚,妹妹冇有休息好,一時忘了……”

小手捏著帕子,想起昨晚之事,便臉頰微紅,羞得很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呀!姐姐,”忽然又呼,“聽聞你入府後,三月都不曾……”

她忙道:“妹妹一進門就得到了王爺的恩寵,卻忽視了姐姐,是妹妹不懂事,待今天晚上,妹妹定好好勸勸王爺!”

瞧那焦急認錯的樣子,倒真像模像樣。

秦野咬了口包子,暗嗤一聲,她冇演累,她都嫌眼累。

“請完安了就讓一下,擋到我吃包子了。”

蕭知畫又是一怔。

怎麼覺得今日的秦野有些奇怪,可至於哪兒怪又說不上來?

以前,秦野嫉妒她的恩寵,她隨便說兩句話就能激怒秦野,秦野一怒,就會罵她吼她,她在趁勢紅紅眼眶,王爺總能懲罰這**。

秦野要是不欺負她,她怎麼找機會,讓王爺休棄她?

她眸光微轉,含笑上前:“姐姐怎麼吃這些東西,妹妹好心疼,不如去妹妹那院一起用早膳吧?”

說著,就奪過秦野手裡的包子,似垃圾般扔在地上,還碾了一腳。

那動作,彷彿將秦野的臉踩在地上,噁心踐踏。

秦野沉眸,她不喜歡惹事,並不代表她不能惹事,彆人若是欺到她頭上,便休想討到半分好處。

她即刻起身。

“啊……”

剛站起來,蕭知畫的身子便孱弱的摔在地上,嘴裡大呼:“姐姐,我好心關心你,你怎麼能推我……”

“知畫!”

正好院外一道墨影快速奔來,扶起地上女子。

秦野見了,冷笑一聲。

又是這種手段?

她難道怕了?

她當然……

“王爺,這都是妾身的錯啊!”下一秒,抽出手絹,捂著眼睛大聲抽泣,“妾身不小心推倒了妹妹,傷害了您的心上人,妾身有罪。”

蕭知畫都用摔倒的手段陷害她不下十次了,隻有這種瞎掉鈦合金狗眼的男人纔會看不出來。

不解釋了,快休了她吧!

聽到她心聲的宗政辰沉了下眸,細一回想,知畫似乎每次跟秦野在一起時都會出事,難道……

蕭知畫柔弱的倚靠在男人懷中,急得拉著男人衣袖,“辰,此事與姐姐無關,是我……是我不小心摔的……你不要怪她!”

秦野翻了個白眼。

這種嚶嚶弱弱,一腳就能踹飛十米的女人真的有人喜歡?

喜歡啥?

喜歡她嬌、喜歡她嗲,喜歡她在床上說‘哥哥我愛你’?

聽到這一切的宗政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