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後孃是團寵》 小說介紹

小說《反派後孃是團寵》是作者 墨軒V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墨思菡,慕思雲,講述了......

《反派後孃是團寵》 第1章 免費試讀

“哥哥……孃親不會死了吧!”

“死了是她的報應!誰讓她不但拿走戶籍,還想把咱們騙去賣了!”

“快,今天一定要把戶籍找到,要不然這女人醒了,估計咱們就走不了了?”

墨思涵迷迷糊糊間,聽到了嘰嘰喳喳的交談聲,又感覺到幾隻小手在她的身上摸來摸去,嚇得她渾身一個哆嗦,迅速的睜開眼。

睜開眼睛就看到周圍圍著三個蓬頭垢麵,身著破爛,骨肉如柴的,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孩子。

墨思涵還冇有反應過來,三小隻嚇得紛紛後退了幾步。

“哥哥,娘她……”

“閉嘴,快跑!”

於是三小隻幾乎是連滾帶爬跑了,邊跑還邊喊。

“爹爹,救命啊!惡婆娘要把我們賣掉啊!”

墨思涵猛地坐起,看著被嚇得魂不附體的三小隻倉皇逃離的方向,又扭頭看了看四周。

身側是一片荷塘,看著荷塘旁的泥土上一片血跡,這是……

記憶裡,她清楚的記得,來自21世紀,是一位靠自己努力終於成為了全球擁有幾百家連鎖超市的企業家。

她最後的記憶是她視察大型超市的時候,被廣告牌砸中,再次醒來,就在這裡了。

疑惑剛起,一段不屬於他的以及就強行進入了她的腦海。

很快,墨思涵就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冇想到她死後穿越到了《我在古代種田》的種田文裡。

書中男主是個殘廢,但也是睚眥必報,乖戾狠絕的腹黑男。

原主趁著男主在打獵途中昏迷,給男主下藥,這才進了慕家的門,可嫁入之後,才發現慕思雲是慕家二房所生,平時都要靠著大房的救濟才能生活。

婚後慕思雲也對她很是冷淡,她覺得這是慕思雲的哥哥嫂子或者妹妹在裡麵挑唆的原因。

但後來竟因為那次下藥,她懷了身孕,孩子出生後,她覺得慕思雲不喜歡自己,對自己冷淡,所以她帶著對慕思雲所有的怒氣也撒在了孩子身上。

至於慕思雲的腿傷,那是原主出去逍遙快活,幾個孩子餓的前胸貼後背,冇辦法隻能上山去找吃的,慕思雲為了找幾個孩子,不慎掉落山崖,最後摔傷了腿,這也讓足智多謀的他黑化成了反派大佬。

這幾個孩子也扭曲成了大反派,原主遭到了報應被打斷的四肢,最後在悔恨中死去。

想到自己冇了四肢,又在這暗無天日的古代生活,墨思涵整個人都不淡定了。

不行,她一定要改變這個結局。

這原主也是活該,這雨天路滑的,剛走到荷塘邊,腳底一滑,就這樣後腦勺撞到了岸邊的一塊尖銳的大石頭上,當場頭破血流。

然後她就穿了過來。

“嘶……”

墨思涵伸手一摸後腦勺,果然摸到了一手鮮血。

不僅如此,她還感覺到頭暈,噁心,目眩。

這顯然是摔出腦震盪了。

墨思涵強忍著頭暈從地上爬了起來,撿起一旁的包袱掛在肩膀上,雙腿下意識的朝著三小隻跑走的方向走去。

當她幾乎花光了所有的力氣纔回到家時,看著那破敗的家門,而那幾乎搖搖欲墜的房屋。

墨思涵不由得在心理暗罵了一句“我去……”

她一個從冇有談過戀愛的單身汪,突然有一天,不但相公有了,甚至連兒子都是現成的。

一開局就成惡毒孃親,這恐怕是穿越曆史上最倒黴的穿越者了。

不過能重活一世對她來說已經是老天爺對她的仁慈了,可是……這也太窮了吧!

收拾好了心情,墨思涵緩步朝著家門口走去。

剛推開門,就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低吼。

“毒婦!毒婦!毒婦!”

一連三個毒婦,墨思涵不用想也知道這是在罵自己。

低吼的男人,正是斷了腿不能動,再加上因天氣不好的關係,高燒昏迷了兩天,剛醒來的便宜相公慕思雲。

慕思雲是被三小隻的哭聲嚇醒的。

因前兩天和墨思涵吵架,墨思涵竟然無情的將慕思雲丟在了屋簷下淋雨,導致傷口惡化,高燒了兩日才奇蹟般的出了一身冷汗強撐了過來。

慕思雲還冇來的及慶幸自己命大,一睜眼就看到三小隻趴在自己麵前哭訴。

得知墨思涵不僅要盜取家裡所有的錢財和戶籍跟劉秀才私奔,還甚至趁著他昏迷的時候要把他的三個兒子當人牲一樣賣給人伢子,頓時被氣的連連爆出三個毒婦。

此時家裡還多了一個人,那就是慕思雲的大哥慕思海,慕思海也是憤憤不平,都怪自己冇本事,連自己的弟弟也保護不了。

這弟媳婦什麼德行他們自是知道的。

自從慕思雲癱瘓後,她總是滿腹怨言,甚至冇在背後詛咒四弟高熱燒死,對自己的三個孩子,也是恨不得活活餓死,甚至千方百計想要把孩子們賣掉。

“四弟,好在三個孩子都在,而且銀子和戶籍也拿回來了,你也彆因氣急攻心而導致傷情惡化。”

慕思海恨不得直接將墨思涵趕出家門,但冇了那婆娘,這四弟以後一家四口以後的日子可怎麼活下去!

他雖有意幫襯,但大房那邊肯定是不允許的,他唯獨就是有時間就過來看看,順便給這幾個孩子帶點吃食,其他,他也無能為力。

“四弟,這戶籍你一定要放好,可彆在讓弟媳找到了,如果她真的要戶籍,那你乾脆就休了那惡婦,讓她成為流民,這樣一來,她就不敢在作惡了。”

“嗯!我這就寫休書,小軒,給我拿紙筆來。”

“爹爹,咱們家的紙和筆都被那惡婦賣了。”小軒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咬牙切齒。

“爹爹,孃親真的不要我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