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小說 >  豪門玄婿 >   第1章

淩北監牢的大門口來了五輛勞斯萊斯,每輛車頭上的小金人都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這樣的五輛車同時出現,路人紛紛側目,尤其還停在監獄門口,更讓人好奇,有人已經拿出手機開始拍攝。

“怕不是有大人物要被放出來?”

“肯定是身份顯赫,富甲一方的人物,要不然能有這樣的五輛車來接!這五輛車總價值至少得三千萬。”

“你不是瞎吧,那分明是六輛車!”

眾人這才注意到,五輛勞斯萊斯還簇擁著一輛小車。

現場冇人認識那輛車。

被五輛勞斯萊斯簇擁在中間,顯得很尊貴,可是要混在普通車裡,也一點不起眼。

因為太小了。

有人遲疑著問道:“那是什麼車?甲殼蟲麼?為什麼後屁股還掛著一塊遮陽板?”

大家紛紛搖頭。

有人“嗤”了一聲:“就算我不認識,也能看出來那是一輛跑車,肯定是很名貴的跑車,甲殼蟲算什麼玩意兒!”

“還有,車後麵那塊是擾流板,誰家遮陽板掛後麵?看來你是真不懂。”

一個學生模樣的小夥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抻著腦袋認真看了看,這才遲疑的說道:“不會是最新款的柯尼塞格幽靈吧?”

周圍人搖頭:“冇聽說過。”

“我在雜誌上麵看到過,要是柯尼塞格幽靈新款的話,那這輛車價值應該超過一億,全球一共隻有六輛。”

周圍很多人當場石化。

價值過億的車!

能值得開這種車來接的人,會是什麼身份?

車,必須得仔細看看,多拍幾張照片回去顯擺一下,用這輛車來接的人,更得看清楚了。

搞不好就是一個能轟動全球的人物,冇想到淩北監獄裡還關著這麼牛逼的人,怎麼一點訊息都冇有,保密工作做的真好。

於是監獄大門口滯留了很多充滿好奇心的人,都用手機對準了大鐵門方向。

卻冇人敢上前詢問。

因為六輛車剛停下,就有十幾名身穿名貴西裝的青年警戒周圍。

他們一臉苦大仇深的樣子,吃瓜群眾擔心被他們揍了,還找不到地方說理,這種架勢最好不要招惹。

監獄大鐵門緩緩打開,林俊剛走出來,就被眼前的陣勢嚇得往後麵仰了仰。

勞斯萊斯車上有人飛快的捧著一個碳盆放到他腳下:“請新姑爺跨火盆去黴運,一飛沖天!”

還有一個人端著一盆橘皮水,看樣子打算往他身上潑。

林俊嚇的直往後麵躲:“你們誰呀?我不認識你們!”

周圍的吃瓜群眾也都愣住,本以為這麼隆重的陣仗,接的怎麼也得是一方大佬,年歲偏老,氣場強大的那種,卻冇想到是這樣一個年輕人,看著還有點青澀。

“這誰呀?你們誰認識?”

周圍全是詢問的聲音,但是冇人給出答案。

就在這時,跑車的門升起來,一個戴著大墨鏡的女人出現,對著林俊皺眉喊著:“趕緊跨火盆,淋橘水,跟我回去!你不嫌丟人我還嫌呢!”

此時周圍熙熙攘攘駐留了百十號人,都對著他們這裡指指點點,確實不雅觀,冇點心理承受能力真扛不住。

林俊這才知道來的是什麼人。

是他的新婚妻子嶽慧瑩,塔東城嶽家的小女兒,難怪這麼大陣仗。

塔東城的百姓也許不知道誰是塔東市首,卻一定知道嶽家,知道嶽浦合。

嶽家不止在塔東城有名氣,在全國也是屈指可數的大家族,名下企業遍佈全球,富豪榜上排名前百的存在。

嶽浦合就是嶽家這一代掌舵人,身下五個兒女,嶽慧瑩是最小的一個。

吃瓜群眾裡終於有人認出了嶽慧瑩,興奮的差點跳起來:“我想起來了,那是嶽家小女兒嶽慧瑩!難怪有這麼大場麵。”

“嶽家小女兒?那她接的這是……”

“肯定是她婚典上被抓走的丈夫林俊哪!難道你不知道那件事?冇看見他還穿著新郎服呢!”

說話的這位老哥嗓門太大,連林俊都聽見他的聲音了,掛了一腦門黑線。

冇錯,他就是在婚典上被抓走的,然後被判了六年,今年第五年,減刑一年出獄。

至於說新婚妻子,其實已經有五年婚齡,不算新婚了。

人家結婚五年的夫妻,孩子已經滿地跑,甚至二胎都生了,他卻連媳婦的手都冇拉過,婚典上纔是他們第二次見麵,時隔五年,能記住對方樣貌已經很不容易。

林俊忍不住咬牙切齒。

嶽慧瑩卻明顯不耐煩:“你聾了嗎?冇聽見我說話?還不趕緊上車!”

這場麵確實不方便多逗留。

林俊於是趕緊跨過火盆,讓人在身上淋了橘皮水,剛要上嶽慧瑩的車,不料她捏著鼻子,一臉厭棄:“坐前麵的車,車上給你預備了新衣服,趕緊把身上這一套換下來,這都什麼味兒?一身晦氣!”

林俊愣了愣。

五年前第一次見麵他就知道嶽慧瑩看不起他,嫌棄他,當時還有點不以為然,卻冇想到現在她會如此不留情麵,當著眾人麵就這樣打臉,讓他下不來台。

好在嶽慧瑩帶來的護衛很有眼色,立刻在身邊說道:“姑爺您這邊請,小姐特意給您買了一身新衣服,您這身行頭放了五年,還沾染了大獄裡的晦氣,應該換了扔掉。”

“扔掉?”林俊實在忍不住,他出身貧寒,可冇這麼敗家過:“幾十萬的新郎服,穿了兩次就扔掉?拿去乾洗一下還可以穿。”

他的話音剛落,嶽慧瑩氣哼哼的坐回自己車裡,嘴裡還嘟囔一句:“土鱉!”

身邊護衛趕緊圓場:“姑爺您不用心疼,嶽家不缺這點東西,還是聽小姐的話,趕緊換上好了。”

說完,拉著林俊的胳膊,把他送到前麵的車裡。

這是一輛加長版庫裡南,車內茶幾上擺著一套從裡到外的新衣服。

好在前後廂有隔斷,司機座位看不到林俊,否則林俊還真不好意思在人前換裡麵的底褲。

換衣服的時候,車已經啟動,等他換完了,車隊正行駛在環城高速上。

林俊敲了敲前麵的隔板,他第一次坐這麼高級的車,不知道如何打開隔板,隻能用這種方式讓司機給他打開。

隔板輕輕落下,司機恭謹的問道:“林先生您有什麼吩咐?”

林俊的眼神變幻著:“去江河路空明巷五號,貓叔命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