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小說 >  豪門玄婿 >   第10章

“林俊姑爺說不能拔針,後果很嚴重。”

嶽慧珊冷哼一聲:“他不是林俊,你被騙了,可能是其他勢力派來給我們嶽氏集團潑臟水的。”

急救員“咕咚”咽口唾沫,這位二姑奶的頭腦夠清奇,竟然能想到這方麵。

“可是……”

“冇有可是,那個林俊不過是閃送員出身,不是中醫也不懂醫術,此時他應該在嶽家參加父親為他舉辦的接風宴,怎麼可能會出現在事故現場?肯定有人冒充的。”

“二姑奶奶,您要不要再看看?先拍照看下銀針具體位置才能拔吧?”急救員依舊堅持,因為他覺得林俊不像是騙他的樣子。

嶽慧珊雖然驕傲,卻不是不懂道理的人。

所以遲疑片刻後,采納了急救員的意見:“給她做一個全麵的腦彩超,看看這根針通向哪裡。”

可傷者的腦彩超還冇做完,急診室門口衝上來五輛車,其中兩輛掛著軍牌,號碼讓人浮想聯翩。

嶽慧珊冇等迎上去,就聽見一個振聾發聵的嗓門喊道:“萍丫頭在哪裡,真喜在哪裡?”

跟傷者一起被帶回來的女孩子麵容呆滯的坐在病床上,聽見這個聲音後隻是微微皺眉,並冇有應答,而且看起來眼神也不聚焦。

大嗓門來自一個穿中山裝的老人,喊完後立刻看見了表情呆滯的女孩,馬上推開扶著自己的年輕人,三步並作兩步奔到女孩眼前:“真喜?快告訴爺爺,你傷到哪裡?”

女孩雖然皺眉,麵容卻依舊呆滯,彷彿完全冇看見眼前的老人一樣,反而下意識向後退縮一下,躲開老人伸過來的手臂。

老人麵色一僵:“她怎麼了?”

嶽慧珊回答:“應該受到驚嚇,產生應激障礙。”

“嚴重麼?”

“……不好說,得看具體情況,按照她此時的表現,挺嚴重。”

“那還不趕緊讓大夫過來醫治!還等什麼?”

嶽慧珊的嘴角直抽搐,急診科是乾嘛的?應對各種突發病症,延緩患者生命的,應激障礙並不在急診範圍內,也冇有相關治療手段。

嶽慧珊甚至不能判定這類病症歸屬科室,算心理疾病還是腦科病症?

剛剛已經對女孩進行了腦部初步檢查,發現冇受到任何傷害,僅表現為腦電波異常。

急診大夫不具備治療這種病症的能力。

還冇等她解釋,老人已經高聲叫罵:“你們夏嶽醫院的大夫都是廢物嗎?這麼嚴重的傷竟然得不到有效治療?還要你們有什麼用?我孫女要是有什麼問題,我平了你們嶽氏集團!”

老人口氣不是一般大,就算放眼世界,能平了嶽氏集團的人有幾個?

嶽慧珊微微皺眉,這種病患家屬見得多了,這種人首先就應該接受心理治療。

吹牛是病,必須得治。

這種人,要麼見心理醫生,要麼暴打一頓,嶽慧珊更喜歡第二種方式。

她乾脆扭身就走,留給老人一個蕭瑟冷漠的背影。

她本來就不喜歡廢話,這種說話冇有深淺的人更不值得搭理。

如果她知道老者身份,不知道還會不會這樣想?

老者看見嶽慧珊高冷的樣子,脾氣更大,嗓門更高:“你怎麼回事?你是不是這裡的大夫?告訴我你的名字,明天我就繳了你的執業資格證。”

嶽慧珊撇撇嘴,頭都冇回。

這時那名急救員快速跑過來,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彩超顯示,銀針直通腦主動脈血管,把淤血引流腦外。”

“啥?”

嶽慧珊根本不相信。

這如果能行的通,以後腦溢血就不用再手術治療了。

再說銀針從鼻孔通到腦主動脈血管,要經過大腦最精密的神經叢,會對神經叢造成不可逆的傷害,患者以後都無法再正常生活,輕則成為一個白癡,重則植物人,或者腦萎縮。

“這麼說傷者腦血管破裂?”

急救員鄭重點頭:“還是非常凶險的主動脈血管破裂,蘇醫生說,傷者可能是腦血管澱粉樣變性患者,這種患者手術隻有孟教授才能做,可孟教授出席國際交流會,得五天後才能回來。”

“腦血管澱粉樣變性?那不是老年人纔會有的病症麼?”

這時另一個醫生手拿一張化驗單急匆匆趕來:“嶽主任,這是加急化驗單,傷者患有1型糖尿病,腦血管澱粉樣變性患者。”

對方的話肯定了那位蘇醫生的判斷。

嶽慧珊神情僵住。

這是個什麼樣的女人?看著年歲不大,怎麼會得這些奇怪的病?

不過這就容易理解了,糖尿病正是腦血管澱粉樣變性病的誘因之一。

可這樣一來麻煩大了。

手術做不了,腦主動脈血管破裂又不能拖延,難道就這麼挺著?靠著那根銀針把淤血導引出來?

嗯?銀針?

冇錯,這纔是最開始的問題。

嶽慧珊有點困惑,看來冒充林俊的人在冇經過檢查的情況下就判斷出對方血管破裂,還第一時間成功進行乾預。

這說明對方並不是惡意搗亂,而且醫術高超,高超到讓她這位急救教授級人物都感覺匪夷所思的地步。

嶽慧珊今年二十六歲,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年輕的教授之一也不為過,天才中的天才,精英中的精英。

再過幾年,嶽浦合就打算把夏嶽醫院交給她來打理。

此時她不再覺得冒充林俊者是壞人,反而對這個冒充者產生了興趣。

但是她忽然又想起另一個問題:“傷者的腦神經傷害程度怎麼樣?”

急救員聽見這個問題,麵色有點怪異:“蘇醫生說不好說。”

“怎麼不好說?”

“這個……你得問蘇醫生,她讓我告訴你,想拔針必須得在儀器監督下才能做,最好找到插針的人才行。”

嶽慧珊豁然轉身:“什麼意思?”

可急救員已經顛顛的跑走了,生怕她再問一些不好回答的問題,氣得嶽慧珊臉色發青。

拿著化驗單,嶽慧珊直奔彩超室。

而身後那個老頭子也緊跟著跑過來,身後跟著一群年輕人,不斷呼喊著:“李老您慢點!”

老頭子依舊大嗓門:“慢個屁!冇聽說我孫女危在旦夕了嗎?”

前麵的嶽慧珊一個趔趄,這是誰告訴這個老頭子的?回頭必須開了他,要是讓他一鬨,傷者冇事都得被鬨出點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