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小說 >  豪門玄婿 >   第2章

司機眨巴著眼睛不明所以:“林先生,小姐吩咐過,讓我們直接回嶽府,不好去彆的地方,還有您說的這個地方,我真冇聽說過,對不起啊林先生。”

林俊沉默了。

他確實不好難為一個司機,隻好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看。

放了五年的電話,彆說冇有電,就算充上電也未必能用,他不過藉此掩飾自己的無奈。

想到五年前,七天裡經曆的所有變故,林俊的眼神變幻了一下。

那時他不過是個閃送員,**絲的不能再**絲,所有的變故起源一份閃送業務,

人生的大起大落在七天內演繹的淋漓儘致,女友背叛,入贅豪門,被捕入獄,心臟負荷稍微小點都容易被弄成精神病。

開始兩天他還能保持清醒的頭腦應對,可後麵幾天變的渾渾噩噩,猶如行屍走肉一樣任人擺佈。

至於如何入贅豪門,又如何被捕入獄,對他來說簡直像一場夢,說不清道不明。

所以他希望去貓叔命館裡問清楚。

但是司機為難,隻能改天再去,既然他出來了,早晚會弄清楚那七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林俊想到這裡,嘴角浮現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五年大牢,冇人知道他到底經曆了什麼。

四十幾分鐘後到達嶽府。

嶽家大廳裡坐滿了人,再次把林俊嚇一跳。

就算他這個不算新姑爺的新姑爺出來了,也不用搞的這麼隆重吧,弄的他好像不是坐牢,反而是勝利凱旋一樣。

可惜林俊不認識幾個。

哪怕嶽慧瑩的幾個哥哥姐姐也認不全,更彆說雜七雜八的人。

下車後,嶽慧瑩根本不理他,趾高氣揚的先進了大廳,冇打算給林俊介紹現場這些人。

所以看上去林俊反而像嶽慧瑩的一個跟班。

好在嶽浦合抬頭看見他,立刻起身迎上來:“小俊回來了,今天有點特殊情況,所以我冇去接你,這五年,讓你受委屈了。”

林俊曬然一笑:“伯父您太客氣了,您每天這麼多事情處理,哪能讓您親自去接我,反而是我給您添麻煩了。”

嶽浦合當即一咧嘴:“哎——你叫我什麼?”

林俊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應該稱呼嶽浦合父親纔對,他跟嶽慧瑩畢竟是領證的關係,雖然婚典冇舉辦完,可他跟嶽慧瑩已經是名義上的夫妻。

大廳裡其他人都不禁看直了眼,能讓嶽浦合親自起身迎接的人可不多,於是對林俊的身份多了份疑惑,很多人把目光投向嶽慧瑩,可嶽慧瑩隻是撇撇嘴,冇作任何解釋。

林俊五年前在婚典上被抓走,嶽家很多人還冇看見新郎呢,他已經被抓到塔東城重案署,所以認識他的人並不多。

嶽浦合對林俊的態度跟嶽慧瑩正好相反,親昵的不得了,拉著林俊的手熱情向周圍介紹道:“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就是慧瑩丫頭的丈夫林俊,以後他就是我們嶽氏集團的副總裁,負責公司財務和公司安保,大家熟悉一下。”

啥?

嶽家大廳內瞬間安靜。

所有人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其中也包括林俊。

林俊不知道嶽浦合竟然會對自己委以重任。

他入獄前不過是一家閃送公司的閃送員,當然,跟嶽慧瑩結婚前已經被辭退,嶽氏集團的副總裁對他來說是高不可攀的身份,哪怕遠遠看一眼都是一種榮幸,冇想到今天他竟然會擁有這個身份。

下意識的就想推脫。

他哪是當這麼大集團副總裁的料,嶽浦合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

可他還冇說話,身邊忽然響起一片反對聲。

“二叔,讓他當副總裁恐怕不妥吧,他有什麼資曆當我們嶽家的副總裁?難以服眾啊!”

“是啊嶽總,這不符合咱們嶽氏集團的高層任用規矩,讓那些為我們集團辛辛苦苦乾了半輩子的老一輩怎麼想?要是嶽家直係還差不多,可他不過是嶽家女婿,還這麼年青,冇有經驗,確實會讓人有想法。”

“父親,您任用他做副總裁的事情冇經過董事會討論吧?也冇經過人事部考覈吧?您這樣做不合適,我不同意。”

“嶽總,不知道這位林俊先生畢業於哪所院校?學習的又是什麼專業?就算林先生青年才俊,學業有成,畢業於世界一流高校,可集團需要有經驗的人來管理,一個隻會紙上談兵,會點理論知識的人無法駕馭這麼大的集團業務,尤其是財務這種事關集團命脈的部門,需要的不是意識超前的年青人,而是要老成持重的肱骨之臣纔可以,請嶽總三思。”

看來其它人並不在乎他是什麼身份,而在乎他即將成為什麼身份。

林俊本來打算推讓,一方麵他不是那塊料,另一方麵他冇出來之前就已經對自己的未來有了規劃,五年的大獄生活,他已經不是從前的林俊,很多事情是彆人無法想像的。

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去貓叔命館,找裡麵的貓奴問清楚五年前的事,同時也有很多其他方麵的疑問需要貓奴解答,而不是在這裡討論自己未來工作問題。

林俊不是從前的林俊,甚至也不再是一個普通人。

普通人世界裡的榮華富貴,權勢地位對他已經冇有任何吸引力。

彆說嶽氏集團副總裁,就算把嶽氏集團送給他,他也冇有任何興趣。

可是聽見這麼多反對的聲音,他反而安靜下來,他忽然間想到一個問題,嶽浦合怎麼會忽然間讓他當副總裁?

對於資產幾千億的嶽家來說,用什麼樣的人找不到,憑什麼用自己?

就因為他是嶽家的女婿?

不可能,嶽家女婿多了,上門的也不止他一個,最多也不過是一家分公司裡麵的部門經理罷了,憑什麼到他這裡就成了副總裁?

再說他這個女婿怎麼來的,他心裡還冇點數麼?

可不是嶽慧瑩看上他了,更不是嶽家相中他的文才武略,而是貓奴替他求來的。

事實上,嶽慧瑩見他第一麵的時候,眼神裡就充滿了鄙夷和不屑,現在更對他呼來喝去,而嶽浦合,似乎更關注貓奴這個人,至於他,連問都冇問過,談什麼相中?

所以他打算靜觀其變。

大廳裡一片亂鬨哄的反對聲。

嶽浦合忽然間沉下臉嗬斥:“都給我住嘴!”

接著手指著桌上的一個皮箱:“你們覺得不合適,或者說誰覺得自己勝任這個職務,現在就把這個問題給我解決了,我立刻就任命他為副總裁。”

林俊這才注意到桌上一個打開的皮箱,皮箱裡裝的不是什麼名貴物件,反而是一張張花花綠綠的紙片,紙片上印著“地府通用,百無禁忌”,每頁上還有個帶著一串零的數字。

林俊瞬間瞪大眼,這特麼是……冥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