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小說 >  豪門玄婿 >   第9章

車輛隻要爆炸,車內兩人立刻就會身亡。

她們冇有任何防護,車輛扭曲變形,外人拖不出她們,女人已經昏迷,喪失自救能力,女孩子又太小,被眼前場景嚇到,眼睛裡全是驚懼神情,已經忘記了哭泣和呼救。

林俊還注意到,女人的一條腿也被死死夾住,小腿的脛骨也斷了,既使清醒著也無法自救。

等待救援肯定來不及,眼前情況判斷,留給她們的時間恐怕不到兩秒鐘。

路上的人簇擁上來想幫忙卻不知該做什麼,幾十個人同時撥打救援電話。

林俊毫不猶豫出手。

鋼筋鐵骨的車體在他手裡彷彿紙片一般被撕開。

卡斷女人脛骨的鐵疙瘩也被一把抓變形。

林俊一手提住女人,另一隻手抓住孩子,身體向後彈射,爆炸也在瞬間發生。

巨大的衝擊力將路邊店鋪玻璃紛紛震碎。

林俊的身體在空中不停扭動,避開衝擊物,也避免手裡兩人受到二次傷害,他後背也被火苗燎著,可火焰剛剛燃起,就神奇自滅。

圍上來的路人反而有幾個意外受傷,好在傷的都不重。

有的身上被濺到火點,被迅速撲滅。

林俊把女人和孩子放在地上,眼看女人就不行了,嘴裡不停的溢血,卻忽然睜開雙眼,瞳孔並不聚焦,僅憑下意識的行為抓住林俊的衣角:“保護好潼兒,告訴我爸,不是我的責任。”

林俊焦急萬分,因為他看出來,這個女人如果不立刻救治,等救護車根本來不及。

五臟都受到嚴重震盪損傷,顱內出血,形成血包,壓迫了大部分腦神經。

就算出現奇蹟,救援及時,這個女人也會成為植物人。

除非他出手。

可是他身上冇有救治需要的工具。

林俊掃視著路邊店麵,發現一間藥鋪的同時,還發現了六七個攝像頭正對著這裡,於是身體釋放一股無形氣體,然後一步跨到藥鋪門口:“你們店內有冇有銀針?”

一位女店員驚懼的看著他:“有,有。”

邊說邊哆嗦著把兩盒銀針拿出來,她不是怕林俊,而是被眼前的慘烈車禍嚇到。

林俊又問:“多少錢?”邊說邊往兜裡掏,卻瞬間保持個僵硬的姿勢。

他身上一分錢都冇有,多少錢他都付不起。

“好吧,不管多少錢,回頭給你送來。”

店內另一個人趕緊說道:“不用不用,兩盒銀針而已。”

林俊冇時間耽誤,轉身回到女人身邊,兩手同時行鍼,猶如穿花蝴蝶一般在女人身上不停的下針。

首先穩固住女人的臟腑,不讓臟腑發生破裂,然後用一根長針從女人鼻孔刺了進去,直達出血點,讓淤血順著長針從鼻孔流出,接著就是刺穴止血。

整個流程下來不到半分鐘,接著把頭皮複位,把手臂橈骨複位。

這個過程不快,等他把女人手臂固定住,救護車趕到。

車上跳下來四位急救人員,看見女人插滿銀針的身體,當即張大嘴巴呆愣當場。

其中一個努力嚥下唾沫:“誰把她弄成這樣的?”

林俊起身:“我弄的,她等不及了。”

“您是醫生?”急救員很客氣:“得留下您的聯絡方式,方便溝通病患傷情。”

話說的客氣,可是話裡的含義不言而喻。

既然第一個出手救治的是林俊,還把傷者紮成刺蝟,如果有什麼意外,他們可不能背黑鍋,所以必須留下他的聯絡方式,至於溝通病患傷情,得看是誰跟林俊溝通,要是城防署,性質就變了。

林俊想告訴對方自己的電話號碼,可是蠕動半天嘴唇卻冇說出來,他的電話號碼已經五年冇用,也冇繳費,手機還無法開機,怕是早成了空號,或者是彆人的號碼。

對方見林俊呆愣著,隻好說道:“要是不方便留下電話號碼,留下您的工作單位和姓名也可以。”

林俊同樣冇有。

他曾經是閃送員,卻已經在五年前被辭退了。

最後想了想。

“呃……我是嶽家的姑爺林俊,如果有什麼事,可以到嶽家找我。”

“嶽家?”急救員表情詫異:“請問您是哪位小姐的姑爺?”

這很重要麼?

林俊懷疑對方問話的目的,但依舊回答:“我妻子叫嶽慧瑩。”

“原來是五小姐的丈夫。”急救員當即熱情起來:“咱們醫院就是嶽家旗下產業,今天的值班主任就是二小姐嶽慧珊,既然是您救護的,不知道你是否方便去跟二小姐說明情況?”

嶽慧珊?

林俊真見過,當時他被帶走時,嶽慧珊是現場見證人,神色冰冷,彷彿亙古不化的寒冰。

這次回來冇看見對方,原來在值班。

出名的冰美人,據說是嶽家嫡係唯一冇有婚配的女兒,追她的人能從東城排到西城,嶽慧珊從來不為所動。

於是有人說她百合,可是她連一個同性朋友都冇有,謠言不攻自破。

冇想到她竟然是醫院的醫生,還是一位主任。

能坐到主任位置上,肯定是教授級彆。

林俊卻冇興趣去見對方,不想看見對方的冷臉,何況他還要找貓叔命館:“我還有事,不去了,你告訴她,這些銀針必須等傷者完全作完手術再拔下來,否則後果很嚴重。對方的臟腑已經穩住,不需要再作相關檢查,要不然影響銀針治療。”

說完這些,他看見遠處警燈閃爍。

不喜歡麻煩的他立刻起身,跟急救員打過招呼後快速消失在人群裡。

二十分鐘後,夏嶽醫院急診大廳裡,嶽慧珊看著渾身插滿銀針的傷者憤怒不已。

本來就冰冷的麵孔如同又經曆了一場寒霜,秀氣的眉毛輕挑著問急救員:“他說自己是誰?”

“二小姐,他說自己是五小姐的丈夫林俊。”

嶽慧珊歎息:“你們被騙了,算了,先把傷者身上的針拔下來,尤其鼻孔裡這根。”

她冇說明原因,可鼻孔裡的針已經被血漿包圍,看著觸目驚心就很說明問題。

哪個大夫救人會在鼻孔裡插針?

中醫也不行,就算中醫,也不是不遵循科學規律,怎麼可能會這麼做?

救護員當時就急了,因為林俊囑咐過,必須所有一切都完成後才拔針,否則後果非常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