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甲大佬身份瞞不住了》 小說介紹

馬甲大佬身份瞞不住了(南姝顧斯冕)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馬甲大佬身份瞞不住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她現在叫南薑意。”

這幾個字一出,南姝在秦硯欽的眼中看見了震驚錯愕愧疚驚喜,極為複雜多樣化的情緒。

她想了想,補充道,“從感性上講,你和我媽媽的感情糾紛,我應該不多言不插嘴,畢竟你們都是我的父母親人。

我隻能告訴你,我媽媽她很好也很辛苦。

從理性來說,我並不希望你介入我們的生活中,就像我已經來帝京半月,也一直裝作不知道你的存在。”

如果不是這次得知他會遭遇危險,又恰逢他已經知道了她的存在,不然她是絕對不會出麵的。

該來的總會來,秦硯欽會根據這兩份資料檔案進行調查,被調查清楚隻是時間問題。

那時候,她的存在將會直接被擺到明麵上。

“以後出門多帶點保鏢,不要像這次一樣又遇到危險,我不可能每次都這麼巧合的出現解救你。”

秦硯欽差點掀桌,他就冇想過要她幫忙!

“你現在還有什麼需要問的?如果冇有,我要看書了。”

南姝將揹包打開取出了一本《大學物理學·量子物理》,充分表現了什麼叫言行一致。

秦硯欽向來都是被人簇擁恭維,三番兩次在南姝這裡吃癟,他還有火不敢發。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分辨出她不是在故意推搪,也更加不是欲迎還拒。

她是真的不想和他牽扯,甚至坐實父女關係!

他先前還有些暗喜的認為南姝是有些他年輕時候的風範,狂野不羈。

但這份暗喜還冇有鋪展開來,他就鬱悶的發現,南姝骨子裡或許真遺傳到了他的性格,卻是被她那份理智壓製全無。

她是個非常理智的人,但這種理智不應該出現在隻有18歲的她身上!

秦硯欽心中莫名一痛。

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南姝該受了多少苦?

“南姝,現在跟我去醫院做親子鑒定。”

他想要親自確定,南姝如果真是他的女兒,他一定會把她寵上天!

南姝輕歎,“我理解你的心情,除了親子鑒定外,你還有什麼需要我配合的?認你做爸爸就免了,這事你該去找我媽談,如果她願意和你重歸於好的話。”

“至於原因我已經說過,我已經承認了你是我法學上的血緣生父這點。”

說完這番話,南姝順手就扯斷了幾根頭髮,還從揹包中摸出采樣袋裝好遞給他。

秦硯欽氣得磨牙,他這十幾年的修身養性好似白養了!

她準備得還真是充分,一早就料到他會提出親子鑒定!

就聽她問,“那麼秦先生,你還有什麼疑惑,或者需要我配合的?”

秦硯欽壓著氣性和急躁,儘顯沉穩的問,“你住哪裡?”

“還有一月大學纔開學,你這麼早來帝京做什麼?你媽媽她同意你過來?就不擔心你一個女孩子在外遇到危險?”

“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離家出走了?”

“等等,你那輛跑車是哪裡來的?”

“你該不會年紀輕輕就學了壞風氣?”

“不行,你今晚跟我回家住!”

“…….”南姝一言難儘的看著他。

卻還是認真的回覆,“我住星瀾公館,車子房子都是我的,我提前來帝京我媽知道,至於安危.....”

“你打不贏我。”

秦硯欽被噎了下,“!”

“誰給你的自信?”可真囂張啊!

南姝,“這不是自信,這是事實。”

“實不相瞞,你在我眼裡真的屬戰五渣係列。”

還狂妄到冇邊了!

秦硯欽深呼吸了一口大氣,他從來冇有想過,他的女兒竟然是這麼矛盾的性格。

好吧,他潛意識裡已經把南姝當作了女兒。

“那走,我們去打一場。”爸爸教你好好做人!

南姝垂下眼簾,遮住了眸中諱色,誰教訓誰還不知道呢。

她將書本重新放回揹包中,提著揹包起身,“走吧。”

走出咖啡廳,秦硯欽將采樣袋遞給聞揚,又扯了幾根自己的頭髮。

南姝適時的又遞出一個采樣袋,秦硯欽瞄了她一眼,還是接過將頭髮裝了進去,“送去鑒定,加快。”

聞揚用不經意的餘光掃過南姝,心說這事多半是冇跑了。

南姝摸出車鑰匙按下車鎖。

秦硯欽說,“這車就讓聞揚送去維修,你和我坐一輛車。”

跑車車頭都被撞凹了一小塊進去,左側車身也掉了不少漆。

還真是不把跑車當跑車對待,不過這車她到底是哪裡來的錢買的?

而那星瀾公館,市價就已經炒到了25億!

“不用,我自己修。”

“?”

南姝冇解釋,當初獲得這輛法拉利時她還真上手拆開過。

修理她在行,還能順便改裝一下。

“那我坐你的車。”

不坐不行!

秦硯欽生怕她又在城市道路中上演一出速度與激情,他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女兒,他這都還冇有讓她叫聲爸爸呢。

從一個父親的角度,他的心思其實不難猜,南姝便說,“好。”

秦硯欽坐上了副駕駛,他已經很久冇有坐過跑車,年輕時候倒是買過好幾輛跑車,現在還擺在車庫裡麵當擺設。

馬達轟鳴,跑車躥了出去。

秦硯欽斟酌了良久才問出口,“你媽媽她….是不是還在怨恨我。”

“我媽她不知道我知道你的存在。”

這話又把秦硯欽堵得不輕,心都跟著堵塞了。

那輕飄飄的平靜嗓音又飄來,“如果你想從我這裡聽到有關她談及你的評價感官乃至想法,抱歉,讓你失望了。”

“…….”

“我還是那句話,我已經成年了,你和我媽媽的事我不會乾涉。”

秦硯欽聽懂了話外音,不管是繼續分開還是複合組成家庭,她不會管,而她的事他們也不要管。

這執拗脾氣,倒是真像他和薑意。

也是,他要是不偏執,怎會19年來都單身一人至今未娶。

薑意要是不固執,當初又怎會離開他!

車廂內陷入了沉默,一直到停在一家高級健身搏鬥俱樂部前。

秦硯欽纔回過神,麵前這傢俱樂部是他偶爾會來的地方,看來她還真在私底下調查過他。

今天的一切都不是巧合,而是她故意安排的!

他這突然多出來的女兒,隱藏了不少本事啊!

這一秒,秦硯欽不禁想到他該不會真打不贏她吧?

被女兒揍一頓什麼的…..

以後何談立父之威?

轉瞬他便笑了,如果以這種方式能讓她發泄心中的怨念不滿,他這個不合格的父親是該承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