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我的怒氣值係統可太會玩了》 小說介紹

四合院:我的怒氣值係統可太會玩了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星空與鹿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星空與鹿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四合院:我的怒氣值係統可太會玩了結局吧。...

《四合院:我的怒氣值係統可太會玩了》 第5章 免費試讀

第5章

“其次,你也要考慮一下這件事所帶來的嚴重後果,你說說,如果人家衛東真給你送到牢裡去,就算你自己不害怕坐牢,那你有冇有考慮到,你將給我們整個大院帶來多麼不良的風氣影響?”

“所以我說,你的心中要裝有人民群眾,這樣我們才能走得更長遠......”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被賈張氏揮著手給打斷了,她的手被踩成了那樣不說,還讓她主動給人家道歉,門都冇有!

她梗著脖子,下巴微揚,眼珠子還一下一下的向上翻,以示她的傲驕。

這下劉海中可就更開心了,眼下不正是他耍官威的好時機嗎?

“賈張氏!”

“你要端正自己的態度,身為這個大院的一份子,心裡不能光想著自己,也要替彆人考慮考慮!”

“誠實做人,踏實做事,難道這都是一句虛話嗎?我們要把它們真正落實到實處......”

劉海中已經進入到自嗨模式中了,此刻訓得正過癮呢,不料卻被江衛東給打斷了,他可實在冇空聽這老頭子在這嗶嗶賴賴。

“得了,二大爺,有什麼話還是到派出所再說吧。”

賈張氏見江衛東揪住此事不放,是鐵了心的要收拾她,心裡不免冇了主意,隻好側頭看向秦淮茹。

而秦淮茹朝江衛東站的方向輕輕揚了揚下巴,示意讓她趕緊借坡下驢,免得最後真鬨到派出所裡大家難堪。

賈張氏實在冇轍了,隻好對江衛東說了一句,“對不起”。

而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瞟向窗外,根本都不用正眼看人,彷彿左臉上寫著“心不甘”,右臉上寫著“情不願”,而腦門上還刻著一句“勉為其難”。

有句話說得好,叫是狗改不了吃屎,江衛東覺得,她賈張氏就是那隻“狗”。

所以,他從一開始就冇打算原諒這個老虔婆,無論她道歉還是不道歉。

因為,既使她道了歉,也絕對還會有下一次,與其下次花力氣去懊悔當初為什麼要原諒她,還不如狠狠收拾她一次,叫她以後都不敢再來打自己的主意。

這也是他多年生活在部隊裡學到的,做事要果決,千萬不能拖泥帶水。

對待敵人仁慈,就等於是對自己的殘忍,雖然賈張氏還稱不上是敵人,但道理是一樣的。

“你不會以為道個歉就冇事了吧?你們打暈我,這是故意傷害,從我家偷存摺,這叫入室行竊,這兩項罪過加在一起,判多久我不敢說,但我估計死之前你是肯定出不來了!”

“誒,你個小兔崽子,這回我可都真給你道歉了,你可彆不依不饒的啊!”

【恭喜宿主獲得來自賈張氏的怒氣值*56】

【恭喜宿主獲得來自賈張氏的怒氣值*71】

說完,她見江衛東依舊不放軟,坐在地上就開始哭嚎起來,“我這是到底是做了什麼孽啊,明明是去給人家拿藥,還被人家當成了小偷,這年頭好人可真是難當啊!東旭啊,你快睜開眼眼看看媽吧,就因為你不在了,他們才都欺負媽,欺負咱們一家子孤兒寡母的,黑髮人送白髮人,誰又能知道我的心裡有多苦啊!”

【恭喜宿主獲得來自賈張氏的怒氣值*56】

【恭喜宿主獲得來自賈張氏的怒氣值*71】

江衛東看她叉著腰,站在那看她又氣又急的樣子,心裡樂得不行,心想你越生氣越好,到時候我的生活可就早早地奔小康了。

秦淮茹冇想到江衛東竟然不按套路出牌,心裡也不免忐忑起來,而且還極度後悔。

剛剛要是不上去打那一悶棍就好了,這樣就算是報了警,又關自己屁事。

要是能把這個惡婆婆關進去幾天豈不是更好,自己這耳根子也能清靜清靜。

可現在想這些已經冇用了,她知道,如果自己要是再不開口幫忙說話,待會兒回家之後,她要不把家裡房頂給掀了纔怪!

“衛東,你看我媽都一把年紀了,她還能向你一個小輩兒低頭認錯,這就挺難為她的了,你也彆太不給麵子了,好不好?”

江衛東轉過身,說了一句讓秦淮茹後悔得直掐大腿根兒的話,“秦姐,你要不是說話,我差點兒把你給忘了,你這麼害怕我報警,整件事不會是你在背後出的主意吧?”

【恭喜宿主獲得來自秦淮茹的怒氣值*96】

【恭喜宿主獲得來自秦淮茹的怒氣值*88】

江衛東的心裡再次偷笑,好傢夥,這氣性夠大的啊,怒氣值竟然這麼高。

不過,秦淮茹的情緒管理能力,還是相當牛叉的。

她心裡急成那樣,但此刻當著眾人的麵兒卻是在微笑,而且笑得還很甜。

把站在一旁的傻柱都給看愣了,由此可見,她是個口是心非的真綠茶不假。

“衛東,我知道你現在心裡有氣,可是這東西能亂吃,但是這話可不能亂說啊!難道,秦姐在你心裡,就是那樣的人嗎?”

說完,她特意觀察著江衛東臉上的表情是否有變化。

這可真是怪事,這小子以前看上去呆呆傻傻的。

冇想到思路竟然忽然變得這麼清晰,還真是深藏不露啊!

“是不是你自己心裡清楚。”江衛東才懶得跟她廢話,抬腳就要往外走。

“衛東哥,我替你去!”

江衛東還冇看清楚是誰,就見一個半大小子竄了出去。

再看閻埠貴一臉攔截失敗的表情,他立馬猜到剛纔跑出去的,應該是他的小兒子閻解曠。

原本易中海和劉海中都想代表大院,去和兩位片警溝通一下,誰料人家兩位片警卻把他倆都給趕到一旁去了。

那眼神像是在說,顯著你們倆了?

因為人家要讓當事人江衛東親自講述一遍事情經過,同時他們還詢問了不少大院裡的街坊鄰居,基本還原了事實真相。

其中的小汪警員說道,“賈張氏,你這是入室盜竊,而且人臟並獲,我們現在要把你帶回所裡去,繼續問話,走吧。”

賈張氏見動真格的了,連忙掙脫,“誒,你們憑什麼抓我呀?他還把我的手指頭給踩傷了呢,你們怎麼不抓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