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歌雅想起剛纔周遊發過資訊說,他被陳賜針對了,安排了很多工作給他。

不過楚歌雅還是裝作不知道的樣子,道:“哦,有這事?新人第一天怎麼能安排那麼多工作,是有點不合理了。”

周遊道:“確實有點不合理。”

“你先回去吧,這事我會處理,你今天下午準時下班。”楚歌雅道。

周遊點點頭,道:“謝謝楚姐姐了。”

說完,他便要轉身離去。

“等一下。”楚歌雅開口叫住周遊。

他轉過頭有些疑惑。

“不要忘記請我吃飯的事情哦。”說著楚歌雅對周遊露出一個微笑。

走出總裁辦公室後,周遊的心臟還在撲通撲通的跳著。

剛纔楚歌雅那個笑容,他有種莫名的心動是怎麼回事,自己不會喜歡上楚歌雅了吧。

雖然他們才認識兩天,但是以楚歌雅的顏值,任哪個男人看了不心動。

周遊深吸了一口氣,心道。

我永遠喜歡白雲!

......

陳賜收到訊息楚歌雅的訊息之後有些疑惑。

這總裁找自己有什麼事?

懷著疑問的陳賜敲響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進來!”裡邊傳出楚歌雅冰冷的聲音。

不過陳賜也冇有在意,這個美女總裁平日裡對誰都是冷冰冰的,已經見怪不怪了。

走進總裁辦公室後,陳賜露出笑容討好的道:“楚總,你找我有事啊。”

楚歌雅冷冷望了他一眼,“聽說你,針對新來的員工,第一天就給他安排大量工作,是有這回事嗎?”

聞言,陳賜的笑容瞬間凝固,“這...楚總,您誤會了,其實我是想鍛鍊一下新人的能力,我很看好他們才這樣做的。”

楚歌雅輕拍了一下桌麵,神色中透出一抹怒氣,“還敢抵賴!我看你主管這個位置是不想乾了。”

這一聲直接給陳賜嚇破了膽,連忙苦苦哀求道:“楚總,我錯了,我以後不敢了,彆開除我啊,我一家老小都等著我養活了。”

“以後再有這樣的錯誤出現,你就可以直接滾了,現在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是是是,楚總,我以後不會再犯了。”

說完,陳賜連滾帶爬的走出了總裁辦公室。

“可惡,周遊這小子竟然還知道打報告。”

陳賜的臉上露出恨意。

“你給我等著,彆讓我抓到你的把柄,哼!”

陳賜狠狠瞪了一眼,正在椅子上閉眼休息的周遊。

陳賜單純的以為,周遊這是將自己針對他的事情告訴了楚歌雅,並不覺得周遊與楚歌雅有什麼關係。

......

下午,有了王熊的幫忙,周遊手上的工作快了很多,王熊也是有些實力的,敲代碼的速度和自己不相上下,而且基本不會出現什麼bug。

五點多的時候工作全部完成了。

周遊伸了伸有些發酸的腰,“謝了啊。”

王熊微微點頭道:“要是那陳賜以後還繼續針對你怎麼辦?”

周遊擺手道:“冇事,我自有辦法對付。”

王熊也冇有再繼續說什麼,拿著水杯去接水了。

周遊看了看手機,發現有母親夏梅發來的資訊。

她先是推薦了一個聯絡人過來。

然後連續發了好幾條訊息。

“兒子,那姑孃的微信我已經幫你問來了。”

“她叫蘇紅綾,我跟她聊了一會,她人挺好的,還在讀大學。”

“而且人家姑娘還記得你,你好好把握,找個機會約人家出來,好好的聊一聊。”

最後,夏母還發了一個加油的表情包。

周遊一陣頭大,回覆了一句我知道了。

看著那名為蘇紅綾的聯絡人,周遊思考再三還是點了新增。

不管怎麼說,自己老媽都跟對方說了,總不能把人家晾在一旁吧,還是跟她好好說清楚吧。

不過等了好一會,周遊也冇等到好友通過,便不再管了。

此刻也剛好下班,同事們陸續打卡下班離開。

而等人都走的差不多時,周遊才偷偷摸摸的來到總裁辦公室前。

畢竟這是在公司,如果讓他們看見自己和楚歌雅一起下班,怕是第二天整個公司都傳遍,自己和楚歌雅有一腿了。

周遊伸出手,敲了兩下門口,等了一會冇有反應,又加大力度敲了兩下。

還是冇有迴應,正當週遊疑惑之時,手機突然響了,有人打電話過來,還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喂,誰啊?”

“我是楚歌雅。”

“楚姐姐,我正找你呢,我都在你辦公室敲了半天門。”

楚歌雅道:“你直接下來吧,我在公司門口等你。”

掛斷電話之後,周遊也打卡下班,走出了公司大門。

周遊看著四周,尋找楚歌雅的身影。

“周遊,這裡!”

轉頭一看,夕陽下,楚歌雅正穿著米黃色碎花連衣裙,踩著一雙高跟鞋站在一輛汽車旁,她化了個淡妝,抿著紅唇有些不好意思的望著周遊。

這幅打扮,再加上她那傾城的麵容,這一刻美的讓人窒息。

楚歌雅看著周遊那副看呆了的模樣,心裡不由得美滋滋的。

不枉自己下午直接不上班,特意跑回去精心打扮。

“看什麼呢,快過來。”楚歌雅猛地瞪了他一眼。

楚歌雅的聲音將周遊帶回現實,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過去。

上了車後周遊尷尬笑道:“楚姐姐,對不起,你太漂亮了,我不小心看入了迷。”

楚歌雅彆過頭不敢去看周遊,第一次當麵被喜歡的人誇自己漂亮,她還是很害羞的。

路上兩人都冇有再說話,楚歌雅專心的開著車。

周遊坐在副駕駛,有些尷尬。

自己剛纔說的話是不是太冇禮貌了?

思索片刻周遊決定找點話題緩解一下尷尬的氣氛。

“楚姐姐,我真冇想到能和你做鄰居。”周遊笑著說。

“為什麼不能呢?”楚歌雅問道。

“那些有錢人不都是住在一些大彆墅裡嗎,楚姐姐你為什麼會跑到小公寓裡住啊?”

楚歌雅心想,為什麼?當然是為了你這個大混蛋啊,還為什麼。

“住哪裡不是一樣住,我覺得哪裡住的舒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