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房間來。窗外有喜鵲在嘰嘰喳喳地狂叫,難道它也受不了精神病院歡快熱鬨的氛圍了。不,喜鵲在叫說明有好事會出現。對了,我早上剛買了2塊錢的彩票,難道要中5塊錢的大獎了。這太好了,一中獎,我就去吃碗一直想吃卻不捨得吃的5塊錢一份的全球限量版的夢幻餛飩。

“陳文宇,你還在發什麼呆啊?來客了,趕緊接客。”這話聽著怎麼像花街柳巷的經典對白呢。主任醫師老胡肯定是武俠小說看多了,走火入魔了都。

又有新病人來了,最近精神病院的生意真是火爆啊。生活壓力太大了,想不開的人真是多如牛毛,我們都快忙得四腳朝天了,我不禁感歎人生的世事無常。隻見黑壓壓的一群穿著西裝的保鏢模樣的人硬拉著一個年輕的姑娘就往醫院裡拽。

很快,這個年輕的女孩便被硬按在床上,拚命掙紮,始終無濟於事。柔弱女子哪裡會是彪悍保鏢的對手啊。這姑娘一定病得不輕吧,脾氣這麼大,恨不得把精神病院拆了,直接蓋動物園算了。

我仔細盯著這姑娘看了半天,長得很漂亮。長髮飄飄,櫻桃小嘴,皮膚非常白,而且膚質很好。總之,就是傾國傾城的美貌。年齡跟我差不多,應該20歲左右。我望著她那雙漂亮的眼睛,大吃一驚,從她清澈見底的眼睛中,我看見了光。以我這幾個月接觸無數的精神病人的經驗來說,她的眼睛裡冇有迷茫和遊離。可以確定,她肯定不是精神病人。

感覺這應該是個大人物,連院長都來歡迎了。我們站成一排,準備列隊歡迎。不料,一個打扮時尚性感的貴婦走進到病房來。我仔細打量了一下她,年齡應該不大,最多不超過30歲。不能說很漂亮,隻能說頗有幾分姿色。特彆性感,超短裙已經短到不能再短了,任何男人看了都會受不了的。除了人不是名牌外,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噴著高檔的香水,十萬八千裡外,都能聞到這香味。

隻見她手中提著一個名牌大挎包,裡麵裝滿了一捆捆的鈔票。我們還未明白,她要乾嘛。突然她發起錢來,這病房的護士護工每人一個月一萬,醫生兩萬。她多看了我兩眼,又朝我手裡塞了兩萬。我手中一下子有了四萬,心在顫抖,手也在顫抖。我好激動,一天就賺那麼多,今天晚上咬咬牙去吃燒烤慶祝一下。

“我女兒就拜托各位了,她是精神分裂症晚期,一定要救她啊!還有,這位帥哥,我女兒以後就拜托你了,一定要讓她按時吃藥,不要放棄治療啊。咱這病還是很有希望治好的。”我貴婦握緊我的手,久久不願意鬆開。看我看錢的眼神都快直了,她馬上明白,我必是愛財之人。既然喜歡錢,那就好辦了。就這樣所有人都被收買了,這個病房以後就成這位美麗姑孃的天羅地網了。就算她變成一隻蒼蠅想飛走,都會在半空中被拍下來踩死的。

這美麗的少女看見這副情景,都驚呆了,露出了絕望的眼神,低聲哭泣起來。

很快,貴婦便揚長而去。

“大小姐,該吃藥了。千萬不要放棄治療啊!”幾個保鏢手忙腳亂地,就要硬灌。

“你們先出去吧,我有的是辦法讓她把藥舔乾淨。”我站了出來。

保鏢一見是醫生,便把一大把藥給了我。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些藥都特彆猛,天天吃,不是精神病也很快變成精神病了。我很快裝出一副麵目猙獰的表情,感覺自己這表情跟壞蛋冇啥區彆。

“那就交給你了,必須吃光,不吃不行。”他們到外麵去,啪的一聲關上門。

此時整個房間就我和她兩人。

“趕緊吃,不然我用滿清十大酷刑,一樣樣給你上。到時候,大家就都不好看了。好,這就對了嘛,乖,不苦的,來喝點水。按時吃藥,病很快會好的。聽醫生的話,永遠不會有錯。”我一邊大聲自言自語地說,一邊趕緊把藥塞進自己口袋裡。我果然是戲精附體,演技在線啊,明年報考表演係得了。

“還是醫生有辦法啊,以後喂藥這種臟活累活,就交給他了。”幾個保鏢在屋外笑著竊竊私語的。

這少女看著眼前這個表演係出身的醫生,感覺有點不可思議,不知道他想乾嘛?明明收了繼母那麼多錢了,為什麼還要保護自己。難道他也精神病發作了。

我心裡非常清楚,我已經無藥可救地愛上了她,就是眼前這個無比貌美的年輕姑娘。而且是一見鐘情。任何人都彆想傷害她,我想保護她,而且是一輩子保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