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精神病院我每天工作隻需5個小時便可下班。以前一到下班時間我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兔子都冇我跑得快。像古代的忍者一樣,頃刻間,化作一縷青煙,隨風消散。

但是女神被軟禁在精神病院後,我的工作時間完全改變了,積極主動加班。每天8小時,10小時都不在話下。學校更是很少去了,因為成績好,老師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我一馬。用主任醫師老胡的話來說,我是打了雞血鴨血和鵝血,並且還吃了毛血旺了,精力纔會如此旺盛。我還整理了醫院給我安排的單身宿舍,太晚了,就直接睡那了。我不是哪根筋搭錯了,而是我想儘可能多的時間在女神身邊,一旦有危險,我便打他個片甲不留,帶女神逃出昇天。關鍵時刻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

因為是vip客戶享受最好的服務。所以以後我隻需為女神提供服務即可,其它病房就不用管了。院長說,多喂她藥吃,讓她以最快的速度變成白癡和真正的精神病人,這樣才能更快地融入精神病院這個大家庭中去。想法是挺聰明的,就是太歹毒了。聽說是那個貴婦特彆吩咐院長讓我去照顧女神的,可能是覺得我見錢眼開,一定是她的死忠部下。她哪裡會明白,在愛情麵前,給一個億都不好使。

我買了很多保健品,比如維生素片、鈣片、葉酸等,花了我好幾千塊。心疼得我好幾個晚上都睡不好覺,這些錢拿去吃燒烤,可以吃一輩子了。然後我把精神病藥瓶的藥都讓它們去馬桶安家落戶了,換上我新買的保健品。吃吧,越吃越健康,越吃越美麗。妖婦,你奈我何。

每天喂藥,女神,還是鬼哭狼嚎的,把我家十八代祖宗全部問候一遍,然後她纔開吃。這是我們之前商量好的,讓門外的保鏢聽清楚就行。還好她演技也很在線,再這麼演下去,我們都可以直接保送戲劇和電影學院繼續深造了。

“你是誰啊?為什麼要幫我?”女神小聲問我。

“我是一名普通的醫學院學生,路見不平一聲吼,於是就幫你了。”

“精神病科的?”

“不是不是,外科的。精神病科太深奧了,我高攀不起。”

“你好,我叫沈書瑤,今年20歲,很高興認識你!”

“你好,我叫陳文宇,今年也是20歲。”

“這什麼情況啊,我們竟然同歲。”女神有點吃驚。

“你為什麼幫我啊?肯定不是見義勇為那麼簡單。一旦被髮現,門外那些保鏢會直接把你撕成碎片的,你肯定會死得比我還慘的。而且你還收唐姨錢了。”女神接著問,因為說話聲音小,我們貼得很近。真的是太香了,女人香少女香都有,我都快受不了了。真想把她直接撲倒,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親一口,再來好好掰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事。為什麼漂亮的女人都那麼香呢?這個十萬個為什麼,能不能查到?如果不能查到,直接差評!拿好。

“不收錢,怎麼潛伏啊?不潛伏怎麼保護你啊。因為我喜歡你,我愛你,所以我必須保護你,任何人都不能傷害你。我死,你都不能死。”我一定是精神失常了,才認識幾天就表白,這也太冇戀愛經驗了吧。應該溫水煮青蛙,水到渠成,慢慢來,纔不會被直接拒絕。真的是想扇自己108個嘴巴子,肉麻的話,不加思索,脫口而出,這習慣得改。

她冇有繼續說什麼,笑著親了我一下,便閉眼休息了。我高興得一整個晚上都睡不著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說的就是在下。

後來我們還聊了很多次,我終於知道,她為什麼被關進精神病院了。

她是一家集團公司總裁的女兒,她爸就她一個女兒。身家應該有一百個億左右,難怪砸錢那麼有氣勢。那個貴婦叫唐蓉。之前是她爸的秘書,很會勾引人,很快就拿下女神的父親。偷偷領證,偷偷辦酒席,而且還是奉子成婚。女兒最後一個知道的,女神怒砸家裡一切可以砸的東西,包括女神她爸的那些心頭愛,古董青花瓷瓶子,一鍋燴了。唐蓉趁機叫來精神科醫生,隨便杜撰個精神分裂症晚期,扭送精神病院接受治療。繼母果然手段高明,毒辣,一招搞定所有的事。我必須第一時間,把女神救出這龍潭虎穴。多呆一分鐘,就多一分危險!

本章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