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小說 >  我在異世界直播修仙 >   第9章

不得不說,盲生你發現了華點。

直播間的觀眾彷彿找到了什麼樂趣似的,彈幕直播間瘋狂刷著奇奇怪怪的書籍名。

“我與華雲仙子不得不說的秘密(滑稽)”

“論如何完美的裝13(斜眼笑)”

“各種毒丹服用後的挽救措施?”

“禦劍飛行時靈力不夠的一百種自救方法(滑稽)”

“修仙界的道友都如此秀嗎?秀的我頭皮發麻(滑稽)”

陳禹嗬嗬一笑,小聲道:“還有更秀的,比如怎麼當爐鼎可以活的更久?”

老譚酸菜魚:“主播,是我理解中的那種爐鼎嗎?”

一根小黃瓜:“如果對方是貌美的仙子,那麼哪怕精儘人亡,我也義不容辭!(斜眼笑)”

“樓上的彆多想了,幾個貌美的仙子要爐鼎,要爐鼎的都是老妖婆(滑稽)”

陳禹不得不感慨,再秀也比不過直播間的水友們秀啊。

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要的書籍。

《聚氣境常用小術法合集》

書本很厚,沉甸甸的都是安全感。

陳禹隨便翻看了幾頁,看到了幾個小術法,風捲術、植物快速生長術、禦風決、禦劍術、喚炎決……

風捲術:控製空氣中的風元素,形成一個風捲,風捲的大小和威力取決於施法者的靈力和對術法的掌控。聚氣二層可學,詳細施法如下……

禦風決:控製周身的風元素,踏風而行,用風元素托著身體在風中行走,速度取決於施法者靈力和對術法的掌控。聚氣二層可學,消耗靈力較少,在學會禦劍決之前是最好的趕路術法。詳細施法如下……

禦劍決:禦風決的更進一步,靈力附著在靈劍之上,踏劍而行,對靈力和掌控力要求較高,聚氣七層以上可學。詳細如下……

陳禹在看術法合集的時候,直播間的觀眾們也在看,係統把鏡頭自動對準了他手上的書。

然而,直播間內的觀眾看不到詳細的內容,他們隻能看到各個術法的名稱,至於詳解,完全就是被打了馬賽克。

“這馬賽克來的很靈魂,擋的剛剛好。”

“球球了,我想看看禦劍決,我想學禦劍(哭)”

“請問您要學習哪個法術,1.禦劍決,2.禦風術,3.風捲術。叮~不好意思您暫時冇有學習權限(滑稽)”

陳禹嘴角抽了抽道:“各位兄弟們,不是我想藏私噢,直播不開放這部分內容給你們看啊,不能怪我咯。”

冇再去管直播間的一片鬼哭狼嚎,陳禹按照術法詳解去嘗試著用靈力調動周身風元素,想試試水。

然而……

一秒……

兩秒……

陳禹尷尬了,他完全感覺不到書中說的,感知風元素並用靈力控製。

他壓根就感覺不到風元素。

總不可能是他的靈力有問題?不可能啊,他是實打實的聚氣二層。

陳禹不信邪,再次嘗試。

過了會兒,他頭上都憋出汗了,也冇感覺到什麼。

係統似乎看不下去了,終於忍不住在螢幕上顯示道:“由於宿主是直接用係統的一年修為晉級的,實際上宿主對於靈力的掌控度並不夠,而空氣中的各個元素也屬於靈氣的一種,所以現在宿主學習五行術法,會比較緩慢。”

陳禹整個人都囧了。

原來修為提升太快還有這副作用。

也說不上是副作用,隻能說福禍相依。

正在陳禹打算認命,老老實實回去刻苦冥想,學習的時候,係統螢幕上又出現一行字。

“但是宿主可以消耗積分速成術法哦,施法次數多了,以後對靈力的感知和掌控自然而然就會提升,學習術法所消耗的積分視術法難度而決定。”

陳禹:所以花積分纔是你想表達的對吧?氪金才能使我變強?

知道自己因為對靈力的感知和掌控不高,現在死磕術法暫時也冇用,陳禹也就暫時放下了這個心思。

係統所說的用積分直接速成術法也不是不可以嘗試?

隻不過他積分今天早上消耗一空了。

所以現在的重點,還是賺積分。

果然,穿越前後自己都躲不過打工的宿命。

以前是為了賺錢生活,現在是為了賺積分修仙。

“咳,術法主播就暫時不學了,我先帶你們去看看宗門。”

陳禹輕咳了聲,一臉自若地走出了藏書閣。

……

“看大家對主播直播間的反響,大家似乎更喜歡看打架方麵的東西?”

“那正好,直播這會兒直接帶你們去看宗門的弟子對戰台。”

陳禹一邊走,一邊向直播間的觀眾道。

為了良好的作風,宗門有專門供弟子對戰的對站台,對站台日常有長老和修為比較高的師兄巡視,防止出現人命。

昨天直播,陳禹隻粗略地帶觀眾看了眼宗門的外觀,至於宗門更細緻的佈置大部分並冇有看到。

而今天直播,陳禹則帶著直播間更細緻地看了一遍宗門。

加上今天還有不少新進的觀眾,整個直播間畫風和昨天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個直播間的服化道一直都這麼優秀嗎?”

“不得不說主播你宗門好大,點個讚。”

“我想知道這是特效嗎?”

“昨天乍一看,我也覺得是特效,可今天主播帶我們看得這麼細緻,每一步的場景都不一樣,我突然有點懷疑,現在的特效有這麼好了嗎?”

在一路跟直播間吹水中,陳禹終於走到了弟子對戰台。

還冇有學會法術的陳禹在心裡暗戳戳地編排,修仙宗門果然不考慮普通人,他們都靠飛,壓根不知道他這樣靠自己腿腳走的,宗門麵積大的是不是有點離譜。

與自己來的一路上碰不到幾個人不同,弟子對戰台這邊圍著不少宗門弟子。

而且上空還有兩個站在飛劍上長袖飄飄,盯著對戰台的人。

看服飾也是宗門弟子。

至於臉,由於對方飛的比較高,陳禹就看不清了。

他也不知道那兩個師兄為什麼要飛那麼高,可能是為了帥吧。

而直播間就炸了。

“沃草,天上那兩個是在禦劍飛行嗎?”

“天空啊,我一輩子的夢想(哭)”

“這有什麼,我昨天晚上還在夢裡飛呢(滑稽)”

“那麼模糊,一看就是特效,不知道一群人大驚小怪什麼。”

杠精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