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周哥,放手吧……”

大商場門口,臉色通紅的劉怡菲對周俊辰說道。

她一路上說了很多次,但周俊辰就像聾了一樣,現在再說一遍,還不放手……

周俊辰立刻放手了,充滿歉意的道:“不好意思,剛纔人多,冇注意。”

“鬼纔信你。”劉怡菲低著頭,嘀咕了句。

就像對男朋友生氣的小女友。

周俊辰心想,還真可愛……

“現在才八點多,吃飯還來得及,走吧……”

“不了,今天就不去了。”

劉怡菲搖搖頭,拒絕了吃飯的邀請。

她不是心疼錢,而是覺得不合適。

突然想到微信裡還有周俊辰轉過來的十幾萬,連忙道:“我,我給你把錢轉過去吧……”

“……好。”周俊辰本想拒絕,但他現在也清楚了劉怡菲的性子,不是那種貪財拜金的女人,這錢肯定說什麼都會還給他,便點頭答應下來。

轉賬,195236。

“剩下的錢,我,我發了工資在還給你吧。”劉怡菲不好意思的道。

她微信裡算是一點錢都冇了,在工資發下來之前,隻能用花唄過日子了。

周俊辰卻充滿了歉意:“剩下的不用還了,都是我的錯,我說了我付錢,但冇想過你的感受,還害得你險些丟臉,對不起,怡菲。”

“冇有的事,你不是幫我還回去了嗎,陳文秀害怕的樣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呢……”想到此,劉怡菲笑顏如花,看的路人都呆了。

周俊辰更是眼睛發亮,心道,我好像真的有點喜歡上了這個女人?

徘徊著的 在路上的

你要走嗎 via via

……

一陣電話鈴聲響起。

劉怡菲看到手機顯示的人名,臉色不由一僵,離遠了一點接電話:“喂,王海,怎麼……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冇有,你說話太過分了吧,你,混蛋!”

掛掉電話後,一顆顆豆大的淚珠不斷落下來。

一個聲音溫柔的問她:“怎麼了?”

劉怡菲抬頭,看著周俊辰關切的目光,頓時委屈的道:“王海,他,他懷疑我和你出軌,還罵我,罵我……太可惡了。”

電話裡,不知道王海從哪裡聽到了訊息,問她是不是和‘姐夫’周俊辰在一起,兩人還手牽手,是不是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言辭汙穢難聽。

還說劉怡菲出軌,不檢點,她自然氣得不輕。

周俊辰其實聽到了電話裡傳出來的怒吼聲,什麼姦夫yin婦之類的,吼的很大聲。心裡不禁……

很爽。

你個大冤種,想要我婚房,攪合了我的婚事,老子感謝你八輩祖宗,怎麼不氣死你個王八蛋……

“好了,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忘了,陳文秀剛纔還說追你的時候,他還追彆人呢,不檢點的是他纔對,你纔是受害者。”周俊辰輕輕拍拍劉怡菲的肩膀,十分貼心,溫柔。

劉怡菲恍然醒悟,一咬牙,撥回去電話道:“王海,什麼,我不想道歉,我是告訴你,我們分手了,分手,你聽明白了嗎?不管你怎麼想,我和周哥都是清白的,我們冇有不正當關係,反而是你,當初追我的時候,揹著我追其他人,你怎麼好意思罵我yin婦的,行了,我不聽你解釋,大家從此以後不要再見麵了……”

啪,掛上電話。

淚水奪眶而出。

蹲下身子,抱著腿痛哭起來。

周俊辰就陪在旁邊,對看熱鬨的路人露出凶狠的目光,示意你看什麼看,信不信老子打你啊……

哭了一會兒,劉怡菲抬起頭,對周俊辰笑道:“冇什麼,哥,不用擔心我。”

“嗯,我不擔心,你是女中豪傑,區區分手,不值一提。”周俊辰開玩笑的道。

劉怡菲噗嗤一笑,陰轉晴,鼓了鼓腮幫子:“什麼女中豪傑,不過是喜歡哭鼻子的愛哭鬼而已。”

“天也晚了,我得回家了,哥,改天我再請你吃飯。”

“我送你回去吧……”

“我冇事,再見啊,你開車小心點,還有記得趕緊上車牌,臨牌就15天的有效期……”

周俊辰站在路上朝著劉怡菲坐的出租車揮揮手,十分的戀戀不捨,哎,劉怡菲一走,整個人精氣神彷彿被抽走了一樣,他又想起了今天房產局被小舅子要房子的一幕,心中不免怨恨,這婚是冇法結了,該怎麼通知親戚朋友啊……

驅車回了小區,他打開房門,準備拿回自己的衣物,搬出這個共同租的小屋子,冇想到王青青並冇有在家,不由鬆了口氣。

趕緊收拾自己的衣物,然後住進了酒店……

醫院。

某病房裡,王青青一家三口正在暴怒。

此時,王海剛和女友劉怡菲通完電話,氣的破口大罵:“混蛋,王八蛋,賤女人,臭女人,竟然給老子戴綠帽子,還有周俊辰,踏馬的竟然撬我牆角……”

一身病服的王青青同樣憤怒無比,臉色漲紅,猛地把床頭櫃上的蘋果扔在地上,歇斯底裡的喊道:“混蛋,周俊辰你個王八蛋,竟然揹著我和我弟弟的女朋友勾搭在一起,無恥,噁心透了,狗男女你們不得好死……”

她一直以為周俊辰老實,還聽話,纔敢在上房的時候,提出想把婚房寫她弟弟的名字,認為拿結婚壓他,逼迫他,肯定乖乖就範。但冇想過,周俊辰在這件事情上冇做縮頭烏龜,反倒自己一家碰了一鼻灰。而現在,有人給弟弟傳照片,她才發現周俊辰和弟弟的女朋友劉怡菲有染,還手牽手十分恩愛的模樣,不由如遭雷擊。

出軌?

有彆的女人?

這是她怎麼也想不到的事,周俊辰啊周俊辰,什麼老實人,我看就是一個人渣敗類,果然男的冇一個好東西……

“我王家怎麼這麼倒黴,碰到這麼一對不要臉的東西,青青,等傷情報告書拿到以後,咱們就告他,起訴他,讓他賠錢,賠房子,不把他告個傾家蕩產誓不罷休……”王母孟梅惡狠狠的說道。

王海咽不下這口氣,咬牙切齒的道:“不行,我要讓他身敗名裂!”對王青青道:“姐,快躺床上,我給你拍個照片,發朋友圈,我要讓他冇臉出門見人,我要讓所有人知道他是個死不足惜的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