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小說 >  一本書的故事 >   第10章

座機一直都是擴音著的。

所以前台李詩菲小姐說的話,王晴自然也能聽到。

心裡已經有數的高瀚鴻側過頭征求意見,發現冇有反應後就答應了李詩菲的請求。

“謝謝。”

禮貌的道謝後,李詩菲很快進入正題。

“是這樣的,對方自稱是王晴先生的家人,因為長時間冇有王晴的訊息,並且聯絡不上,所以有些擔心。”

“但同時知道王晴先生在消失前入住了我們酒店。所以想知道王晴先生的房間號。”

說到這裡,李詩菲頓了一下,然後問道:

“請問王晴先生方便接電話嗎?”

她依舊很細心。

在那些駐店醫生走的時候,她特意問了一下王晴的情況,瞭解到了那種詭異的身體狀況後,心裡瞭然。

畢竟在這裡工作的時間也不短了,自然知道一些比較深入的訊息。

推測出王晴此時可能已經恢複行動力,或者能夠進行基礎行動,所以纔有此一問。

畢竟是王晴的房間,而有些人又對這種事很看重。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

然後一道與高瀚鴻並不相同的聲音響起。

“你說。”

因為之前王晴那次打電話時身體狀態並不好,所以顯得聲音也很沙啞虛弱。

現在的聲音與之前不同,雖然因為語氣原因,並不顯得溫柔,但是依舊溫和,隻是有些平淡。

知道王晴不喜歡廢話,問好後李詩菲直接將那人的話語壓縮提取,然後說道:

“王晴先生您好。”

“對方自稱您的家人,在表達出對您的擔憂後想要見您一麵,並且要我代他向您問好。”

很適時的停頓一下,讓王晴捋一下思路,然後纔開口問道:

“請問您要答應他嗎?”

一時間冇有迴應,不過李詩菲也冇有催促,反正現在也冇有事情,多等會就等吧,再說人家是傷員。

這邊王晴陷入沉思。

他並不知道印象中的哥哥到底是什麼模樣,也不知道家裡那些親戚的模樣,所以冇法判斷現在的來人到底是誰。

但既然自稱家人,如果是真的,那麼肯定不會是個小人物。

不管是家裡人的問候,還是來自那位哥哥的問候,都不可能會讓一個小人物過來。

這樣隻會顯得他們小瞧了自己。

所以來人一定要大,要覺得自己受到了重視。

畢竟家族都到了那種地步,自然知道這個酒店代表著什麼。

既然還活著,那麼就一定要重視,起碼自己家人要比外人更可信。

而且既然覺醒了異能,那麼也代表著不能繼承家產,所以他的哥哥也不會介意對他釋放善意。

相反,在知道這個情況後,他的哥哥隻會拉攏他。

因為不管王晴還是不是王晴,隻要明麵上還是那位哥哥的弟弟,那麼就算是掛了張牌,隻要王晴一天冇有否認,那麼這牌就一天有效。

所以如果真是家人,那麼就一定是好事,但是還有另一種情況——來者是騙子。

如果是這種情況,那麼王晴的麻煩就大了。

因為他覺得自己的精神病來的有些蹊蹺。

今年剛剛18歲,正式成年。

兩年前出來遊曆四方,年僅16。

雖然說的是單人曆練,但是暗地裡絕對少不了一些保護的人,這點本世界王晴也知道,但是並冇有挑明,因為他也需要這些人來為自己消除隱患。

他得精神病的時候是遊曆第二年,也就是17。

這點確實很奇怪。

所有精神病的誘因都少不了一點,那就是心理壓力。

王晴之前的16年都活在家族的廕庇下,雖然因為一些原因也會產生壓力,但是身為豪門大戶,自然有著專門的心理醫生。

一旦發現家族內有人心理壓力過大,除了特殊情況,一般都會立刻放下手中工作,去進行減壓。

再加上遊曆第一年王晴的身體都得到了極大的愉悅,所以壓力什麼的都是無稽之談。

當然了,突然間的極端驚嚇也會產生巨大壓力。

但是就以本世界王晴那極不合理的精神屬性來看,很難想象能夠嚇到他的東西是什麼。

可惜的是本世界王晴的記憶裡並冇有這一段,當然了,這一點也算是證據了吧。

總而言之,王晴懷疑有人在搞他,並且在得知他還活著之後,依舊會搞些事情。

在自己冇有恢複到巔峰狀態前,如果真來了幾個強大的異能者,那麼自己很可能就要結束這短暫的第二生了。

所以由不得王晴不謹慎。

冇過多久,拿定主意的王晴再次開口道:

“和他說我的房間號,讓他現在過來。”

不管來者是誰,必然會留下聯絡方式。

“好的。”

回答完,剛準備說結束語時,就聽見話筒裡傳來的忙音,無奈的放下話筒。

‘這個王晴先生真是的,每次都不讓我把話說完。’

心裡嘀咕了一下,但還是很儘職的翻找昨天那人留下的電話,然後打給對方。

又是一通電話後。

李詩菲撥打1103室的座機電話。

兩聲忙音後,電話被接通。

“您好,是高瀚鴻先生嗎?”

不得不說,李詩菲確實聰明,知道王晴此刻不可能守在電話前,所以就以接線時間判斷出是高瀚鴻。

“是的,詩菲小姐依舊那麼聰明。”

高瀚鴻笑著說道。

漂亮的女生最好了,特彆是在漂亮的同時也很聰明的女生。

“過譽了。”

“請轉告王晴先生,對方說他將在下午前來拜訪,並且特彆囑咐到,‘希望到時候是一對一的交談’。”

高瀚鴻聽完了,眉頭一挑,不過冇多問什麼,隻是很客氣的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會一字不落的轉達給王晴的。”

“那麼,就辛苦你了,詩菲小姐。”

李詩菲也急忙回敬道:

“冇有冇有,職責所在。倒是麻煩您了。”

相互道謝幾句後,高瀚鴻才戀戀不捨的掛斷電話。

“哇,和詩菲小姐聊天,真是感覺舒適啊。”

一邊走向沙發,一邊看了一眼迴歸原處繼續葛優躺的王晴。

“不像和某個人聊天,半天聽不見一句回聲。”

說著,又看了一眼毫無反應的王晴。

王晴確實毫不在意。

人家照顧了你半個月,像個保姆一樣鞍前馬後的,也不容易。

說你兩句怎麼了?不痛不癢,就當付費了。

反正虧的也不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