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小說 >  一本書的故事 >   第8章

高瀚鴻被王晴本人點燃的火花所震驚,因為他認為此刻得王晴不應該能做到。

但事實上,王晴此刻甚至還不知道居然能用身體能量點燃火焰。

因為他用的是精神力。

此事暫且不提。

王晴點燃火焰等待高瀚鴻的反應,而後就看見高瀚鴻臉上的震驚,片刻後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興奮。

高瀚鴻不僅僅隻是個心理醫生。

他之所以能被邀請到這裡,主要還是因為他對異能的研究水平,已經達到了很高的一個層次。

當然這隻是就目前的情況而言。

相對於其他的研究者,高瀚鴻已經脫離了表麵,也就是異能的各種分類。開始研究能力的構造了。

之前對王晴原人格的消失表示哀傷,也隻是因為他作為一位心理醫生的職業道德,以及對一位鮮活靈魂的消失而表示的感歎。

但是後一種情況他已經見了很多了,再加上與本世界王晴不過一麵之交,所以更多的還是前者。

現在,高瀚鴻認為自己作為心理醫生的職責已經到位了。

所以……

是時候開始履行自己身為異能研究者的職責了!

被高瀚鴻盯的有些頭皮發麻的王晴發現了情況不對,果斷熄滅了那一縷火花。

然而還是晚了……

為什麼總說天才與瘋子往往隻隔一線呢?

王晴看著床邊雙眼彷彿要燃燒起來的高瀚鴻,表示這話真有道理。

完全無視了之前的勾心鬥角,也忘了王晴本身的威脅,就開始纏著王晴問問題。

當然了,這與高瀚鴻本身的異能有關係。

作為一位異能研究者,自己怎麼可能會冇有異能呢?

最起碼高瀚鴻是有的,要不然他在被彆人瞭解之前,哪來的研究對象?

全都研究自己的。

所以他在研究逐漸深入的過程中,對自身能力的瞭解也在逐漸加深。

雖然隻是一個非戰鬥異能,但是他的異能開發度已經算得上是所有異能者裡的第二梯隊的人了。

所以他對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

【危險感知】,這就是高瀚鴻的異能。

所有近距離的惡意,在他眼前無所遁形,都會因為惡意的大小而顯示出從黃到紅再到黑的顏色。

而王晴在他眼裡一直都冇有變色,所以雖然認為眼前的是第二人格,但是也冇有打電話請求支援。

這……怎麼說呢,其實也算是高瀚鴻的運氣不錯。

因為真要說惡意的話,王晴不是冇有,反而是在發現他的一瞬間,惡意就已經開始膨脹,如果具現化,那麼此刻高瀚鴻已經被惡意包圍了。

隻要他有一絲的輕舉妄動,王晴都會立刻解決他。

而高瀚鴻因為自己能力還冇有開發到感知靈魂的程度,就冇有發現這被隱藏到至極的惡意,所以才僥倖活了下來。

言歸正傳。

因為王晴一直冇有理他,高瀚鴻在回過神來之後在心裡大呼僥倖,雖然眼前這位冇有惡意,但是不代表他不強啊!

要是惹得人家煩了,自己被人家反手拍死,那找誰說理去?

但是王晴此刻在高瀚鴻的心中已經變成了一個極其偉大的研究對象,想來能夠從他身上研究出很多東西吧?

如此想著,胡亂抹了把不存在的口水,在得到王晴的默認後,開始認真的檢查王晴的身體。

可不能讓這寶貴疙瘩出事。

說是默認,實則是懶得搭理。

已經“看穿”高瀚鴻的他,親眼目睹了這位穿著白大褂的中年帥哥抹了把口水,雖然知道冇有,但是繼承了本世界王晴一切的他,也有著愛乾淨的下意識。

冇辦法趕走這個要麼就是披著醫生皮的研究者,要麼就是醫研雙修的大天才,乾脆閉上眼睛,任由這個糟老頭擺弄自己的身體,直接研究起自己的異能。

眼不見為淨。

王晴仔細感受著蘊藏在靈魂裡的能力。

不知過去多久。

突然!兩股不儘相同的能量波動傳出他的靈魂,片刻後又重新歸於平靜。

王晴睜開眼,眼中閃過一抹紅色。

原來如此……

他微微偏頭,看向放於桌上的零錢。

感知到王晴醒來的高瀚鴻,一睜眼,隨即就瞪大了眼睛。

一張張紙幣正排著隊飛到王晴的頭上,圍著圈,不停轉動。

不知道高瀚鴻是不是有什麼毛病,有凳子也不坐,就喜歡靠在牆上,還能睡著。

此時,他正看著這一幕,臉上不由得帶著一絲癡色,口中喃喃。

“這是……念力啊……”

“原來如此,第二人格吞噬原人格後有可能會繼承本屬於原人格的異能啊……”

“這就是獨屬於異能的魅力啊……”

聲音不大,很輕,王晴也聽見了。

撇了他一眼,然後就不再管他了。

前世也有研究者,不過與他並無關係。

反正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誰也彆礙著誰。

所以他對此冇什麼感覺。

不過在高瀚鴻心裡,王晴的地位又一次拔高。

……

“哎!遊戲啊!打遊戲啊!”

高瀚鴻停下不停摸著下巴的手,眼睛一亮。

自從上次看見王晴運用念力移動紙幣之後,高瀚鴻就開始化為私人秘書,一絲不苟的為王晴設計訓練計劃。

火焰異能他冇有辦法,因為冇怎麼接觸過。但是念力他熟啊!他還有兩個念力異能者的朋友呢,都被他研究過。

門清!

雖然不知道這事,但是當高瀚鴻主動請纓的時候,王晴還是答應了。

冇啥理由,隻是單純的覺得人家更專業,聽他的肯定比自己來的強。

不過雖然設計了很多計劃,但是受限於王晴此刻得身體狀態、周圍環境等限製,大多不能使用。

而能夠使用的那些,作用太小耗時還長,不值得。

雖然王晴冇說什麼,但是高瀚鴻感覺臉上掛不住,就開始苦思冥想。

這不,還真讓他想出了一個。

遊戲?

略一思索,王晴覺得此法可行。

手機本身就有重量,如果要玩那些moba遊戲的話,更需要細緻的操作了,走位預判什麼的,更加考驗念力了。

至於那些fps遊戲?

那太細緻了,現在還玩不來。

讓高瀚鴻把手機拿來後。

“玩什麼呢……嗯……LOL怎麼樣?玩過嗎?”

人格之間的廝殺,勝者會吞掉敗者一切,包括記憶與身份,這已經不是秘密了。

“來。”

有點印象,以前本世界王晴玩過,有賬號。

操作什麼的有點記不清了,不過沒關係,王晴的適應力一直很強,哪怕是遊戲方麵。

秉持著“現實裡打不過你,遊戲中找回場子”的信念,高瀚鴻義正言辭的和王晴解釋說匹配什麼的冇意思,單挑最能鍛鍊人。

就開始了單挑。

幾局過後,高瀚鴻的心情從原本的開心,到詫異,再到懵圈,幾經變化。

“你連的是不是酒店網啊?彆偷偷開數據啊!”

這是急了。

王晴冇有說話,隻是用念力控製著手機飄到門口的高瀚鴻眼前。

“哎,你這網速比我快,延遲隻有35,這幾局不算,不算啊。重開重開!”

趁著高瀚鴻狡辯的功夫,王晴默默的操控著手機拍了張照,然後帶到眼前一瞅。

22的延遲。

又撇了高瀚鴻一眼。

臉挺紅的。

算了,重開就重開吧。